9904月號 道 法 法 訊 (216)

DEEP & FAR

 

 

浮水印流行病學因果關係之啟發

 

 

張柏淵 律師

.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學士

.政治大學法律學研究所碩士

.律師高考及格

 

第二節 美國法上承認科學證據之基本原則

第二項 聯邦證據法之相關規範

Frye原則之後,聯邦證據法制訂並且施行,似乎有放寬「對於專家科學證據之承認標準」之傾向。依據聯邦證據法402條之規定,所有具有關聯性的證據都具有可承認性。至於所謂具有關聯性的證據,即該種證據具有某種傾向(tendency),能使在訴訟認定上具有重要性的事實存在,更加地可信(more probable)或更加地不可信(less probable)。另外,對於專家證言的主要規範則是在聯邦證據法702條以及703條。702條規定,「如果科學、技術或專業知識將幫助陪審員理解證據,或者有助於認定爭議事實,一位由於知識、技能、經驗、訓練、或教育而被認為具備專家資格之證人,在下列情況下,可以以意見或其他的形式作證:1. 此證言是以充分的事實或數據資料為基礎;2. 該證言是可靠的原則及方法之產物;3. 該證人可靠、確實地將這些原則及方法適用到該案的事實上」。當聯邦證據法施行後,一些聯邦巡迴法院(Federal circuit court)放棄了Frye原則;然而,某些法院仍然繼續適用,或是將Frye原則暗中解讀為聯邦證據法的一部分。接下來要討論的Daubert一案就是屬於後者。

 

第三項 Daubert v. Merrell Dow Pharmaceuticals, Inc一案

相較於其他判決,此案在是否承認專家、科學證據的課題上,扮演了舉足輕重的地位。於Daubert案中,最高法院法官全體一致同意,Frye原則已被聯邦證據法702條所取代,並且提出「雙重要求」(two-pronged)之檢驗。其認為聯邦證據法所要求的不僅僅是關聯性而已,聯邦證據法702  除了關聯性,也要求可靠性、確實性(Reliability);因此證言或證據具有關聯性,但不具有可靠性、確實性者,仍屬於不被承認的證據。關於可靠性、確實性,Daubert案之最高法院認為,所謂可靠、確實的意見及推論,是經由科學的方法及程序而達成;在涉及科學證據之案件中,證據上之可靠、確實性必須以科學上之有效性(scientific validity)作為基礎。至於如何判斷、衡量某證言、證據是否具備可靠、確實性,或是科學上之有效性,Daubert案法院提出了四項不具排他性的衡量基準:

1.      該專家之理論、技術或方法是否已經被檢驗、測試,或者能否被檢驗、測試;

2.      該項研究方法可能的錯誤機率(potential rate of error);

3.      該項理論或者技術是否已經過同儕審核(peer review),或者該項研究結果是否已經過公開發表(published);

4.      該專家之方法、技術在相關的科學領域中是否獲得普遍地接受(general acceptance)。

由此可見,雖然Daubert案最高法院表面上排斥Frye原則,但Frye原則之核心要件「普遍地接受」,仍然以其他的形式生存下來。Daubert一案帶來兩個重要的影響,其一為,重新定位初審法院守門員(Gate-keeping)的角色。雖然初審法院原本就有權限排除不適當的專家證據,但Daubert案更強調初審法院行使此項權限之義務。另一項重要的影響是,此判決非常重視法律與科學之融合、交集。該判決之多數意見指出,法院必須掌握已經建立的、以及剛浮現的科學議題;並且強調法院在掌握這些議題時,必須以法律人,而非科學家,的觀點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