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7月號 道 法 法 訊 (219)

DEEP & FAR

 

 

浮水印流行病學因果關係之啟發

 

 

 

張柏淵 律師

.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學士

.政治大學法律學研究所碩士

.律師高考及格

 

 

第三節 美國法院如何以科學證據認定因果關係  

第一項 動物實驗研究與流行病學研究

所謂的動物實驗,就是以動物為對象,使動物接觸某種特定化學物質,接著觀察該化學物質對動物產生之作用、新陳代謝的情形;接著以動物及人類身體組織之相異點和相同點為衡量基礎,由動物最後產生之結果(罹患疾病或死亡)推論出當人類接觸該化學物質時,可能會出現之情形。不論是過去的Frye Test建立之關聯性(relevancy, fit)基準, 或者是Daubert一案建立之可靠、確實性(reliability)之四項判斷基準, 皆包含了普遍地接受(general acceptance)原則;而動物實驗之研究方法在科學界中受到一致地肯定和接受,依此觀之,法院似乎應該依照Frye Test 或是Daubert所建立之證據準則,尊重已受到科學界普遍地接受之方法,而承認、採用動物實驗研究做為證據。

然而,許多法院卻不願意承認由動物實驗推導出人類疾病、傷害原因(或是因果關係)之專家證言。許多法院不承認此種以動物實驗結果為主要依據的專家證言,純粹只因為這個實驗是針對動物,而非針對人。

拒絕承認動物實驗研究方法的法院,在處理公害、藥害、產品、醫療責任中因果關係的問題時(亦即,人群接觸某種特定物質與其所罹患之疾病、傷害間之關係),則偏好使用流行病學研究作為判斷基礎。確實,流行病學研究是以人為觀察對象,在證據之關聯性上比起動物實驗研究為佳;然而,動物實驗研究也有下述流行病學研究所無法取代的優點。1. 由於動物實驗是在科學家的操控下進行,所以實驗的狀況以及變數都可以被良好地控制;2. 由於可以對動物施打較高劑量的化學物質,所以可以正確地呈現出是否有藥量反應關係存在;3. 動物實驗所必須耗費的時間和金錢都比較少,比較經濟,原告也比較可能將之做為證據。

儘管人類和實驗的動物有明顯的差異,但其內部組織中所進行之生物化學以及新陳代謝程序是相似的。幾乎所有被認為能導致人類罹患癌症的化學物質也都能使動物罹患癌症。當然,人類和動物間身體器官、接觸化學物質的劑量、生命期限以及其他因素的差異確實不容忽視;但是只要根據動物實驗研究所作出之推論有將該化學物質產生的作用、吸收該化學物質的方式(注射抑或口服)、新陳代謝、化學物質如何在體內散布、以及作為實驗對象之動物是屬於與人類有生理類似性之物種等因素納入考量, 該動物實驗研究、以及據此作出之推論仍然具有相當的參考價值。因此,法院固可在審查動物實驗研究及其衍生出的推論後,認定該研究與個案中原告所罹患之疾病不具關聯性,但不應該全盤地否定、排斥動物實驗研究作為支持因果關係存在之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