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7月號 道 法 法 訊 (219)

DEEP & FAR

 

 

歐洲的醫療方法和醫療裝置的可專利性

 

白大尹 專利師

•逢甲大學土木工程系

•台灣大學農工碩士

•水利技師

 

 

然而,能夠使用傳統的用途請求項(塗料中化合物X的用途),方法請求項也可以針對一個新的塗佈方法,或者一種製造塗料的新穎方法,其係使用這個化合物。

另一方面,對於已知化合物的新發現藥學應用,該治療方法的禁止意味著沒有對應的方法請求項或者用途請求項將是可允許的,不留下途徑開放給專利保護。有鑑於此,為了醫療用途而創建了一個對新穎性規定的特殊例外於EPC 1973。在此例外下,一個已知化合物將不會預期到針對相同化合物的醫療用途的請求項,假如在先前技術中沒有醫療用途是被熟知,故誕生了首次醫療用途請求項,“化合物X在醫學上的用途”。

 

第二醫療用途

 

對於不具有先前醫療用途的現存化合物的新穎性規定的例外,並未延伸到已知醫藥化合物的新的醫學指標,故,只有已知化合物的首次醫療用途可給予專利,而不是任何第二或者進一步的用途。例如,一個已知的止痛劑不能因使用於阿茲海默症的治療而專利,無論該應用可能是多麼令人驚奇的與創造性的,這個問題已經由歐洲專利局所認知。在G1/83G5/83G6/83的決定中,擴大上訴委員會詳細的考慮了該事項並核准了不是針對治療方法的請求項的類型,但仍允許給予第二醫療用途與醫學處方專利。在經過瑞士聯邦智慧財產局的當時實踐之後,這種請求項被歸類為“Swiss”請求項,也稱第二醫療用途請求項,這種請求項的形式為“用於製造用來治療疾病Y的合成物的化合物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