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9月號 道 法 法 訊 (221)

DEEP & FAR

 

 

新的刺激-導向較少的請求項

 

吳怡珊 專利工程師

•台灣大學園藝學系

•台灣大學生物科學所碩士

 

 

心繫EPC準備PCT申請案

未來我們預期可以看見以較接近EPC的觀點所準備的PCT申請案。具有多於15個請求項的案例將會是例外,且更多的說明書會從最初就以多個依附請求項撰寫且申請。藉由刪去多重依附關係來修改請求項以符合美國的規定將比藉由使用多重附屬且使符合EPC123(2)條規定而拆解冗長請求項組來修改他們以節省EPO費用來的更容易。

大量的請求項並非是在一個專利申請案中產生底線(Fall-Back Position)的唯一方式。在歐洲,將一致的句子”(在歷史上是為了提供申請專利範圍明確的支持)放在說明書中已是慣例,其為以類似請求項的語言撰擬該發明較佳的隨選的特徵。我們告知申請人應該較常使用此類的語句,以使得,若有需要,此類的語句可以在審查期間或核准後(使用EPC2000中新的核准後修正規定)(於被允許的情況)在國家法院之前被引入請求項中。

具有大量瑣細請求項(其僅是採用本領域習知技術)的歐洲專利申請案會變得較不常見。前任的Pumfrey法官在Research in Motion v. Inpro Licensing [2006] P.R.C. 20 para. 32評論此類請求項時提到: “我無法想像這些請求項如何能被預期在對請求項12的一個成功的顯而易見性的攻擊之後還能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