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9月號 道 法 法 訊 (221)

DEEP & FAR

 

 

Crocker判決之探討:
外國商標在美國之保護(之二十三)

 

卓誌隆 法務三組主任

.台北大學經濟系學士

 

 

把商標法(Lanham Act)4466條之善意使用要件取代為該標誌須在美國註冊前使用於某處,將對外國申請人較公平且整體上有益體系的健全。此外,外國申請人也應該如同任何本國申請人一般,就其在或與美國商業上以善意使用標誌之任何新增商品或服務上,被准予基於意圖使用而申請。

其次,萬一將來Crocker判例被法院否決,則基於母國或國際註冊而尚未於任何地方使用之任何經核准之美國註冊,將可能因依商標法無法實行或無效而遭受攻擊。誠然,擁有此種註冊商標之人能爭辯其係善意使用標誌於商業上,即使尚未於任何地方使用,仍能充分支持註冊之有效性。另一方面,可議者,乃依據商標法,未於任何地方使用之標誌即不具有受保護的資格,因為1988年法案和馬德里議定書執行法案皆不應該被闡釋係為了讓一尚未在任何地方象徵善意之標誌獲得權利。如果缺乏善意,在普通情況下,美國註冊商標不可能被讓與,而若不可能被讓與,它又如何能獲得商標權呢?(待續)

 

(註1)雖然Crocker案受到美國商標審理與上訴委員會(TTAB)讚賞地引用,但從未被美國法院確認。實則,唯一Crocker案被分析檢討的Compagnie Generale Maritime案裡,首席法官Nies也認為Crocker案被錯誤判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