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11月號 道 法 法 訊 (223)

DEEP & FAR

 

 

Crocker判決之探討:
外國商標在美國之保護(之二十五)

 

卓誌隆 法務三組主任

.台北大學經濟系學士

 

 

鑑於外國申請人相較於本國申請人,特別是藉由馬德里協定時,仍有實質上的優勢,故要求外國申請人在美國商標註冊之前(或甚至在公開之前)使用該標誌於某處並非極端手段。在此建議提案下,美國法規將對外國商標所有者之合法利益持續提供實際且有效的保護,並將更符合美國法規的傳統原則。

 

VI. 結論

美國准予外國申請人未先使用於任何地方之商標註冊不必然確保美國遵守巴黎公約。當前狀況的建議替代方案是,當外國申請人以一國際註冊案經由馬德里協定而延伸該國際註冊進入美國時,僅限於該標誌在美國註冊前已善意使用於某處之範圍。同樣地,當外國申請人非憑藉馬德里協定時,得以第44條之基於善意使用及單一或多個盟約國之註冊案而取得美國註冊資格。假使本建議提案通過,則將不必要求想要以母國或國際註冊之申請人以善意使用該標誌於商業上;但其仍得有選擇自由,將意圖使用於商業上之理由加入同樣依據第44條或馬德里議定書執行法案之申請案中。這給予外國申請人合理程度的彈性,刪減延伸進入美國的外國註冊案之範圍(假設不是數量),且能作為未來討論有關商標法之國際調和時的有用雛型。最重要的是,這將減少產生自未使用於任何地方之標誌註冊的無用之物(deadwood)。(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