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11月號 道 法 法 訊 (223)

DEEP & FAR

 

 

法院闔上手機鈴聲的著作權案件– part 2

--- Timothy J. Lockhart

 

許瑄庭 法務專員

.臺灣大學歷史系學士

 

 

法院駁回美國作曲家、作家和出版者協會(ASCAP)的主張,指出Verizon未允許當手機鈴聲被下載時能被播放,而下載行為本身並不視為是公開播放。就實際事件而言,美國作曲家、作家和出版者協會(ASCAP)知道Verizon的顧客不能在他們下載時播放手機鈴聲,但強調能夠下載同時播放手機鈴聲在技術上是可行的。指出更早的案例認為同時地有意的將視聽作品傳輸給個人顧客是不違反著作權者的公開播放權利後,法院認為電話顧客在下載期間手機鈴聲的播放,仍不算是作品的公開播放。

 

法院也認為Verizon對與手機鈴聲有關的著作權侵害沒有直接或間接的責任。法院首先認為Verizon沒有間接的責任,是因為他的顧客本身沒有責任。於釋義早先判決後,法院說『任何人難以搜尋著作權法規而找到是沒任何跡象而發現百萬人選出的代表中」,他們擁有手機卻規定可允許手機鈴聲在公共場合響起「是不合法的」』。

 

再者,法院認為Verizon沒有直接責任。美國作曲家、作家和出版者協會(ASCAP)主張Verizon「控制整個一連串的步驟,允許和啟動」手機鈴聲在公開場合的播放。但是法院指出Verizon送出讓顧客的手機響鈴的信號和是否顧客已下載了鈴聲是相同的。

 

法院也指出是顧客控制是否、何時、何處和多大聲去播放鈴聲,並且打電話者,並不是Verizon須啟動多步驟去完成手機鈴聲的播放。因此,法院裁定連結Verizon的行為和手機鈴聲播放不足以認為Verizon對著作權的侵犯有直接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