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11月號 道 法 法 訊 (223)

DEEP & FAR

 

 

證明善意 

IV.證據面爭議

 

藍含青 法務專員

     台北大學財經法律學系

 

 

A.     舉證責任

   以舉證責任制勝異議程序中欠缺善意使用之主張是相當直接的,通常會被賦予舉證責任。如同美國商標審判及上訴委員會於審理Intel公司v.Emeny案時所述,異議人有舉證責任藉優勢證據以確立所主張申請人缺乏必要之善意使用該商標於所設申請案中提及或相關之服務上。此外,委員會並進一步解釋證據將如何被評斷以及達何種程度後,舉證責任將轉換至申請人:

我們藉由觀察異議者所據之證據,得以判斷異議者是否已就其立場作出具說服力之論據。若我們認定異議者已建立一申請人因欠缺必要善意使用商標之意圖而導致申請無效的初步表面證據成立之情事,則舉證責任將會轉移至申請人以提出證據否定該情事。惟此時舉證責任雖轉移,主張欠缺善意使用意圖之一方仍有提出優勢證據之說服責任。

   舉證責任是難以滿足的,特別是當異議者對基於不必然顯而易見的缺乏證據或本於 供證證言作成論據之際。舉例來說,於Collagenex Pharmaceuticals, Inc. v. Four Star Partners案,申請人於申請中指認逾730種商品。如美國商標審判及上訴委員會指出, 基本上,申請人似乎僅係列出所有包含於國際分類第3及第5類中之商品。異議者並未舉證證明申請人欠缺善意使用意圖,而僅仰賴有關善意使用意圖要件之立法沿革-大量商品列表的事實以及申請人提出各項商品皆具有善意使用意圖之客觀性證據。由於 異議者顯然未提供證據指證申請人於申請時具有違法意圖或欠缺對對申請人擁有意圖之證據,亦未就此提出具說服力之論據,委員會否決了異議者之救濟請求(然仍維持對於混淆地位可能性理由之異議)。即便有 單純論辯卻無證據,委員會最終仍論斷異議者未盡其舉證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