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1月號 道 法 法 訊 (225)

DEEP & FAR

 

 

孰真為五千年來之絕世美女?(上)
 

蔡清福 律師

· 交大航技系輪機組畢業

· 輪機高考及格

· 輪機甲種特考及格

· 台大法律系畢業

· 律師高考及格

· 東吳法碩甲組碩士

· 創立道法法律事務所

 
未讀左傳之前,以之為一本艱澀之傳記;既讀之後,不忍釋手,因其故事幾乎篇篇精彩。
以情衡之,鞭闢練達,直指心靈深處;以理論之,精密巧妙,環環相扣;以禮法觀之,
進退有節,令人無以逭逃。生活步調緊湊之現代人或物質發舒之時代,似乎常無緣或不
願與之遭遇,實甚可惜之至也!
最近讀到接近左傳一半(二千六百年前)之些許事,發現或懷疑中國五千年來,最美之
女人或許並非西施,而是另有其人。只因西施額外伴有貞烈與淒楚,故中華民族之絕世
美女情感遂不自禁而歸之爾!
話說魯宣公九年(615BC(西元前)),陳靈公(甲男)與孔寧、儀行父(乙男、丙男,
俱陳國大臣)通於夏姬(鄭穆公少妃姚子之),皆衷其衵服(內衣),以戲于朝。洩冶
諫曰:「公卿宣淫,民無效焉,且聞不令。君其納之!」公曰:「吾能改矣。」公告二
子。二子請殺之,公弗禁,遂殺洩冶。孔子曰:「《詩》云:『民之多辟,無自立辟。』
其洩冶之謂乎!」
魯宣公十年(616BC),陳靈公與孔寧、儀行父飲酒於夏氏。公謂行父曰:「徵舒似女。」
對曰:「亦似君。」徵舒(夏姬之子,已成年而為陳卿,故夏姬至少應有四十左右年紀
矣!)病之。公出,自其廄射而殺之。二子奔楚。
魯成公二年(589BC),(以下追憶往事)楚之討陳夏氏也,莊王(丁男)欲納夏姬。
申公巫臣(戊男)曰:「不可。君召諸侯,以討罪也;今納夏姬,貪其色也。貪色為淫,
淫為大罰。周書曰:『明德慎罰』,文王所以造周也。明德,(於善)務崇之之謂也;
慎罰,(於惡)務去之之謂也。若興諸侯,以取大罰,非慎之也。君其圖之!」王乃止。
子反(己男,楚國大臣)欲取(娶)之,巫臣曰:「是不祥人也。是夭子蠻(庚男,夏
姬首任丈夫,早夭),殺御叔(辛男,夏徵舒生父),弒靈侯,戮夏南(徵舒),出孔、
儀,喪陳國,何不祥如是﹖人生實難,其有不獲死乎﹖天下多美婦人,何必是﹖」子反
乃止。王以予連尹襄老(壬男)。襄老死於邲,不獲其尸。其子黑要(癸男)烝(亂倫)
焉。巫臣使道焉,曰:「歸,吾聘女。」又使自鄭召之曰:「尸可得也,必來逆之。」
姬以告王。王問諸屈巫。對曰:「其信。知罃之父,成公之嬖也,而中行伯之季弟也,
新佐中軍,而善鄭皇戌,甚愛此子。其必因鄭而歸王子與襄老之尸以求之。鄭人懼於邲
之役,而欲求媚於晉,其必許之。」
   王遣夏姬歸。將行,謂送者曰:「不得尸,吾不反矣。」巫臣聘諸鄭,鄭伯許之。
及共王即位,將為陽橋之役,使屈巫聘于齊,且告師期。巫臣盡室(傾其所有資產)以
行。申叔跪從其父,將適郢,遇之,曰:「異哉!夫子有三軍之懼(銜軍命),而又有
桑中(幽會)之喜,宜將竊妻以逃者也。」及鄭,使介(副手)反幣(向王覆命),而
以(帶著)夏姬行。
魯成公七年(584BC),楚圍宋之役,師還,子重請取於申、呂以為賞田。王許之。
申公巫臣曰:「不可。此申、呂所以邑也,是以為賦,以御北方。若取之,是無申、呂
也,晉、鄭必至于漢。」王乃止。子重是以怨巫臣。子反欲取夏姬,巫臣止之,遂取以
行,子反亦怨之。及共王即位,子重、子反殺巫臣之族子閻、子蕩及清尹弗忌及襄老之
子黑要,而分其室。子重取子閻之室,使沈尹與王子罷分子蕩之室,子反取黑要與清尹
之室。巫臣自晉遺二子書,曰:「爾以讒慝貪惏事君,而多殺不辜,余必使爾罷於奔命
以死。」(疲於奔命之成語典出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