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3月號 道 法 法 訊 (227)

DEEP & FAR

 

 

證明善意
 

 

藍含青 法務專員

台北大學財經法律學系

 
IV.證據面爭議

委員會認同此為一類似問題,並認為如欠缺其它事實以合理解釋或說明何以申請人不具備任何支持其論點之證據或顯示,在商業活動中意圖使用該商標之文件下,則根據第一條(b)項,就此意圖缺乏申請人方面書證得以充分證明申請人不具備於商業活動善意使用之意圖。

 

Commodore判決後,異議者將重點置於申請人未提出文件以回應調查請求,進而以此主張欠缺善意使用意圖。然而,美國商標審判及上訴委員會明確地為申請人留下機會,藉呈送合理解釋或說明為何無法提出書證之 其他事實證據,尤其當該爭議係由異議者於即決判決程序中提出時,而釋明克服不具書證之支持,並非如此困難。

 

舉例來說,於Discovery Communications. Inc v. Cooper案中,異議者以申請人欠缺商業上善意使用意圖而申請即決判決,宣稱 面對異議者提出之調查請求,申請人未提供任何意圖使用證據,未作成任何文件,未指明任何特定事件,且未就確立使用所採取之步驟做任何聲明。委員會駁回此項申請,主張申請人相反於該聲請之宣誓書即產生一重要事實之真正問題,蓋此文件描述受申請人擔保之非正式市場分析及申請人之商標代理人所採取之行動,以釐清商標並對異議提出抗辯。

 

相似地,於Pfizer v. Hamershlag案中,儘管申請人之商業計畫欠缺任何書證,以證言陳述與宣誓書說明---申請人就商標之使用意圖適度、非正式之商業計畫即足以在異議者聲請即決判決之情形下,提出重要事實之真正問題。[1] 

 

 

 

 

 

  



[1] 請另參照Vignette Corp. v. Marino No. 91158854, 2005 WL 1801611, at **2-3(美國商標審查基準July 26, 2005) (儘管申請人對異議者之調查請求無法提出文件,即決判決之聲請會由於申請人描述已提出從事商標與指定服務---錄影帶後製服務之商業化活動之宣誓書,而遭致駁回之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