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7月號 道 法 法 訊 (231)

DEEP & FAR

 

 

自判決瞭解社會與了悟人生(一)
 

蔡清福 律師

· 交大航技系輪機組畢業

· 輪機高考及格

· 輪機甲種特考及格

· 台大法律系畢業

· 律師高考及格

· 東吳法碩甲組碩士

· 創立道法法律事務所

 
    亞洲化學與地球工業間之免刀膠帶專利(民國六十年申請並獲准)訴訟爭執,最高
行政法院以99121799年度判字第1334號判決劃下句點。當看倌聽聞筆者
行文語氣嚴峻而略帶傷感,可能已預知結局。筆者雖不免或不好以「不以勝敗論英雄」
自勉,然孰是孰非、誰勝誰敗或實情屬此抑彼,恐唯摘要或分析案情,並進而略事開展
及論述如次以供讀者自行品評或賞析,始屬正鵠?
    據說社會或文明之進展皆因狂人或思想異端崛起,始賴以成。免刀膠帶專利於民國
七十年已屆滿,然行政、刑事或民事訴訟自民國六十一年起纏鬥至民國八十五年,致亞
洲化學及四維企業民事敗訴確定。二十四年之訴訟對峙間,數百位法官於數十件訴訟之
三審級及再審之訴程序中,參與此一專利所引起或衍生之人間司法正義之裁判。非僅此
也,國內各大法律事務所及知名律師亦參與其間。如吾人謂,稍有年紀(六十歲以上)
之在朝及知名在野法曹莫不涉身其間,當非虛言。民事判決於八十五年確定鉅額賠償
時,兩位被告義憤填膺,筆者有幸或不幸蒙敗訴被告青睞,於依法院判決付出賠償後,
擬定反攻或雪恥大作戰計畫。最終以四路並進方式,以四個不同進攻角度提出四件舉發
案,圖以撤銷專利之斧底抽薪方式,謀求正義之彰顯。如今敗訴確定,猶似狂人倒下或
異端消弭,是否餘波盪漾於其間,享讀者以本文,冀於茶餘飯後供笑談或論證。
    民國八十五年提出舉發時,無人看好,然筆者頗具「初生之犢不畏虎」之態勢,一
逕勇往直前。當時中央標準局、經濟部及行政院以「舉發人已無因系爭專利權之撤銷而
有可回復之法律上利益」駁回舉發,終經最高行政法院於民國九十年以90年度判字第
751號判決撤銷再訴願決定、訴願決定及原處分發回智慧財產局重審。經該局民國九十
二年重審,再輾轉由經濟部及高等行政法院維持「舉發不成立」後,僥倖再由最高行政
法院於民國九十七年以判字第799號判決廢棄原判決,發交智慧財產法院更審。然而滄
海桑田,無奈時光流轉成二十一世紀起,亞洲化學先後因經營權之功防及經營階層因繼
承所引發或誘生經營權爭奪之內部局勢動盪(股價跌至雞蛋或水餃股之個位數,以今日
股價對照,漲幅三倍有餘。筆者當初智慧似有不足,僅前半段下跌走勢中進場買二十
張),更因法務人員離職,致四個舉發案中,唯有本件合法提出上訴於最高行政法院以
謀救濟。本件雖非起訴力道最弱,然亦非最強。雖有些專利同道認為不宜以此方式鬥爭、
羞辱專利主管機關,然筆者本乎「義之所在,吾往也」之精神,力求正義之降臨。雖頗
多法界前輩、同業認為國內當不存有法官敢於翻轉數百位法官過去已為判決內含而為本
案之救濟,然於最高行政法院97年度判字第799號判決再度發交新成立之智慧財產法
院當下,筆者欣喜若狂,天真地以為正義終將實現。因認為智慧財產法院既係以智權為
專業,則本件已然脫離雞同鴨講之射倖般法院階段,而進入真槍實戰、合乎法理情者必
勝之真理論辯法院階段,故心中踏實而認勝券在握。
    奧妙之人生旅程常發生「希望愈大,失望愈大」之令人澈悟人生事件,可能筆者遇
人(法官)不淑、原告或筆者時運不濟、或單純僅屬同道或同業預言之實現,本件在筆
者最有把握之智慧財產法院立院以來第一更審案中,竟然失手。筆者之傷心與沮喪,何
須言說?含著無盡悲憤,三度上訴最高行政法院。不知是否「事不過三」之魔咒,今年
初終於迎來該院99年度判字第1334號之駁回上訴判決。本件雖獲駁回上訴,卻有以
下異象發生:一、上訴後約一年,最高行政法院來電「本院查知上訴人代表人已變更,
因本件即將判決,請即辦理由新代表人承受訴訟」。筆者對於此種形式或「官僚」風格,
甚感無奈。蓋,如輸了,原告係以公司名義為行為,代表人變更有何干係?因其結果歸
結於公司,而公司並無所異;如贏了,代表人承受訴訟於下一階段再補呈,又有何妨?
雖如此,只好依命陳報聲明承受。二、聲明承受之後,無消無息度過半年,最高法院又
再度來電「本院再度查知上訴人代表人又已變更,因本件即將判決,請即辦理由新代表
人承受訴訟」。筆者不悅,立即回應「那就判啊,與承受與否何干?」拗不過該院之解
說,只好依命再度陳報。陳報之後月餘,不見動靜,正在納悶最高法院究竟再玩何種把
戲,即接獲該院之駁回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