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7月號 道 法 法 訊 (231)

DEEP & FAR

 

 

漫談現實生活中應有的法感(九十)

 

洪順玉 律師

.高雄大學電機學士

.東吳大學法律學學士

.輔仁大學法律學碩士

.律師高考及格

 

 

接續上期之暫行新刑律,()關於俱發罪的規定,「暫行新刑律」採併科主義,一人犯數罪者,各科其刑,罪少則刑輕,罪多則刑重,此亦與上述精神病人()()之例相同。()注重意思自由,如未滿12歲人、精神病人及非故意之行為不為罪是;同時對於刑罰與保安處分採二元主義,規定未滿12歲人得以施以感化教育、對於精神病人得以施以監禁處分。()加重結果犯:如傷害罪,第三一三條第一款之傷害致死則加重;如放火罪,第一八六條之放火罪重於一八七條之放火罪,均採罪刑相等的遺意。惟「暫行新刑律」亦存參用新派成分者,如()累犯規定,凡已受徒刑之執行更犯徒刑以上之罪者為再犯,加本刑一等;三犯以上,加本刑二等。()量刑問題:一種罪名之下,刑度輕重,差至三等;自由裁量之餘,更可援引五十條、五十一條、五十四條,予以酌減。()緩刑(第六十三條)、假釋(第六十六條)規定,係採保謢主義;凡此均受新派影響之最顯著者。

總的來說,舊派主張報應主義、一般預防主義,而新派主張教育刑主義、特別預防主義,二者各趨極端;「暫行新刑律」執兩用中,實係調和於新舊兩派理論之間,可稱之為折衷主義。在報應主義,以犯罪行為侵害法益之大小,定刑之輕重;特別預防主義,則以危險性之大小,定刑之輕重;折衷派則謂凡人之惡性大小,必反應其人之行為,亦即由其侵害他人之法益大,而斷定其危險性必大;反之則否。由此看來,兩說不但不相牴觸,還可以說相得益彰,「暫行新刑律」之所以兼採二種主義,想來自有其特殊的時空背景,兼夾雜人為的因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