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7月號 道 法 法 訊 (231)

DEEP & FAR

 

 

商標淡化之直覺方法

作者: Jerre B. Swann

 

 

陳郁晴 法務專員

.法國馬賽三大歐亞研究所碩士

 

 

符號其本身所產生的購買理由,在直覺上是無價的。

一行銷見證人可以很容易地證明,“實現在有無數符號吵鬧著要求大眾注意力的市場裡的這樣一個商標是罕見且往往需要一非常顯著的標誌、龐大的廣告投資及持久價值的產品。”一廣告目擊者可以作證說這些商標“是有龐大價值卻脆弱的資產”,而任何關於它們交際能力的靜止為危險的,尤其是在現今競爭激烈的國際市場。

因此,這被認為當法院面臨到三個“I”,三個“S”的組合時不會堅持釋明一知名品牌的銷售能力減小,而應該直覺地了解到:

如果柯達(KODAK)的所有權人應當允許他人使用其商標於洗衣粉、鞋子、糖果或化妝品,亦或若可口可樂(Coca-Cola)公司應允許COCA-COLACOKE被用於雨衣、打火機、高爾夫球或不是其生產的首飾,不用多久,即使是這些在商標界的巨頭,也將被減縮到只剩侏儒的大小。

當法院遇到三個“I”,三個“S”的組合時,應該直覺地了解淡化是一個初步的觀念[1],及但有“聯想”,“知名商標的能力”將因第三人使用而天生的減小。

 

 

 

 

 

 

 

 
 
 

  



[1] 稀釋是“一種如果任其蔓延,將不可避免地毀滅商標的廣告價值的感染。”

這有點像一個被污染的湖泊。如果每個污染密西根湖(Lake Michigan)的人都被允許聲稱其排放物對該湖泊而言是無足輕重的,且沒有人因為它而真正受害,則沒有污染者會受到拘束,且根據學說,只有當每個污染被視為是所有排入湖泊的污染之一時,才是透過命令的救濟而達到環境保護的總體概念之被限制的行為始有意義。

麥當勞公司 v. Gunville, 1979 US Dist LEXIS 11106 *8-9 (ND I11 1979)。即使猶他州因此可以釋明“Greatest Snow on Earth”藉由不同的、高品質的手段來加強該標語以提高玲玲馬戲團(Ringling Bros.) 的價值,黃石公園可以用同樣的理由推出“The Greatest Blow on Earth”來作為“老忠實噴泉(Old Faithdul)”的促銷的,且麥可喬登可以採用“The Greatest Pro on Earth”作為其綽號。並非任何使用本身,實際上會削弱“The Greatest Show on Earth”的銷售力,而是在集體上,使用顯然會削弱標語的奇特性。作為刺激和銷售的工具,“The Greatest Show on Earth”大廈將藉由帶走一塊塊,而被逐步地“拆除,。”Eastman Kodak Co. v. Rakow, 739 F Supp 116, 119, 15 USPQ2d 1631, 1634  (WDNY 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