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0月號 道 法 法 訊 (234)

DEEP & FAR

 

 

均等論如何能解救申請專利範圍之解釋 (2)

Nathaniel Durrance原著

 

 

林明燕 執行經理

.東海大學法律系

 

 

I.   

因此,逆均等論(“RDOE”)藉由聯邦巡迴法院之申請專利範圍解釋判決而存活。判決之此大觀園,其常使用狹隘揭露、§ 112書面描述要件及可據以實施理由,來限制廣泛之申請專利範圍,而顯露法院企圖透過申請專利範圍解釋達到RDOE之基本衡平。法院因此限制若干廣泛申請專利範圍之範圍以避免侵權,及藉由限制其他保護範圍至其原所預期者以維持其有效性。法院RDOE衡平原則之利用,於以具狹隘揭露之廣泛申請專利範圍被主張來對抗未來發展之技術案例中係最清楚的。因司法所創造RDOE並未提供一有效方法來處理此些情況,法院已被迫尋找其他方法。

RDOE本身直至今日並未被擁護而成為限縮申請專利範圍機制之理由,係因均等之決定目前被歸類為事實問題而專屬於陪審團。然而一仔細評估顯露此決定得被重新歸類為涉及事實及法律之問題。此重新歸類,結合對抗在申請專利範圍解釋之際使用外部證據之袘k規範,有朝一日可能允許均等之決定正式進入申請專利範圍解釋之程序。此學說轉變不僅幫助判例法衝突之協調,亦將幫助申請專利範圍解釋而獲更大確定性及可預測性。

促進申請專利範圍解釋之確定性與侵權決定衡平間緊張局勢之公開討論,本文介紹一處理均等為一涉及事實及法律問題之申請專利範圍解釋之新範例。無此重新歸類,當試圖決定廣泛申請專利範圍語言是否將被法院賦予完全之效力時,兩造將繼續混亂。但一旦申請人隱藏於其申請專利範圍所使用語言背後之真實動機被顯露及正式面對訴訟,應遵循一套可理解之法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