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0月號 道 法 法 訊 (234)

DEEP & FAR

 

 

智慧財產訴訟改變的面貌()
 

 

鍾國誠 專利一組副主任

•台北工專工業工程學科

•台灣大學應力研究學所碩士

•台灣大學應力研究學所博士

 

 

因此,當發現在第337條下的不公平行為時,國際貿易委員會可以發出禁止命令、禁止進口的排除命令、或是兩者。國際貿易委員會的排除命令是相似於禁制令,但是指示國土安全部的海關暨邊境保護局來阻擋系爭產品進入美國。該排除命令比民事禁制令更為廣泛,因其並非僅僅影響涉及訴訟的當事人的禁制令或民事判決,而不管是誰嘗試進口該產品,該保護局禁止該產品進入國家。使聯邦巡迴法院制止國際貿易委員會命令的門檻是極端高的,致不太可能進行上訴。

再者,意義重大的,國際貿易委員會運用廣泛的對物管轄權,因此,不需要有對被告當事人的個人管轄權,而被告當事人經常居住在美國境外。在針對國外侵權人的美國法庭中,這在執行法律權利中是非常重要的---可供選擇的是嘗試在國外法院中實施美國專利權,這或許是可能的但很多是花費更大的。

國際貿易委員會的訴訟程序相對民事訴訟的一些缺點包括有限的既判力或附帶的禁反言、重要的先期費用和調查、以及國內工業要件。

國際貿易委員會僅僅處理涉及起因自進口的不公平競爭的爭端。全部其它的爭端(包括國內製造產品的爭端)必須在聯邦地方法院中被解決。原告必須能夠出示:該智慧財產的國內工業”---即原告正在美國中利用該智慧財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