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2月號     (236)

DEEP & FAR

 

 

美國最高法院Bilski案判決

by Webb Law Firm

 

 

潘養源 專利二組主任

中正理工學院電機系

政治大學企業管理碩士

美國密西根大學工業及作業工程碩士/博士候選人

 

 

聯邦巡迴上訴法院發出了關於Bilski案事宜的一個判決,其說明在美國專利法規101法條下,何者構成了專利適格的標的。總之,在本個案中,該法院的判決提出了被適用在所有方法個案的測試:一個方法必須包括一機器或者一物件的轉換以使其適格於一專利。

該法院的多數未能認知商業相關發明與方法的重要,特別是鑑於專利法規的寬廣語言。我們持續相信專利法規是制訂來孕育創新以及經濟與技術的成長。我們自然同意紐曼法官對多數意見的異議。然而,我們現在的目標是精巧的製作新的專利申請以及提供適當的評論於滿足新的「機器或轉換」測試而面對專利法第101條核駁的懸而未決之申請案。

然而,一個對一已知結構或方法之自然法則或數學公式的申請案,可能很值得專利保護。在該判決中,該法院放棄其自己之前的標準與測試。例如,「有用、具體與有形的結果」、「技術性的技藝」以及「物理性步驟」等測試均已消逝,只剩下新的「機器或轉換」測試。特別是,如果:(1)其連結於一機器或裝置,或者(2)其轉換一特定的物件進入一不同的狀態或物品,則所主張的方法在§101之下確定是專利適格的。請注意該測試所強調的「或者」,其指示:被視作專利適格的標的,只有一部份或另一部份需要被滿足。

該法院對於如何說明該測試的第一部份,即該「機器」部份,以及如何決定一方法是否是「連結於一特定的機器或裝置」,提供很少的指導。事實上,其表明解釋該測試的這一部份是留給與未來相關個案及其他人。因為所主張的Bilski方法未包括一電腦,該法院選擇不解釋該測試這一部份的界線,只留下轉換是否存在的決定。

關於該測試的轉換部份,該法院表明:單純的使用領域限制或者不重要的後解答及額外解答活動,將不足使非可專利標的成為專利適格。雖然數據的收集同樣不足以使方法專利適格,可能在某些個案,數據的轉換是足以滿足該測試的這一部份。該法院特別地陳述「雖然被幾個法院之友請求如此作,我等婉拒對軟體或任何其他此一種類的標的,採取超過最高法院所論述基本原則下所撰寫的申請專利範圍的排除以外的廣義排除。因此,應當注意的是,關於軟體及電腦相關的發明「天空還沒有塌下來」;然而,在純粹「商業方法」上的效應一定要鑑於該「機器或轉換」測試被謹慎地評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