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月號 道 法 法 訊 (237)

DEEP & FAR

 

持續之良好商譽:

如何確保商標優先權

不會因商業買賣受到破壞

BY Neal R. Platt.

 

藍含青 法務專員

    台北大學財經法律學系

 

 

將這些概念套用於我們的例子,若Pam確實於購買LUCIO服務標章之際未將附隨之商譽一併收購,則此讓與將成為概括讓與。此無效讓與最終在結束營業後,對所有由Lucio商標帶來之商標優先權形成無法逆轉之破壞,這些是Pam所需之優先權,俾其在與Irving Interloper間迫在眉睫之商標爭議中獲勝。事實上,如Pam在結束營業前失去Lucio所獲商標優先權,就等同於將Lucio商標本身一起輸給Interloper。其後,即使她持續經營餐廳,她還是很有可能被禁止使用商標,如此將無法享有所附隨之大眾信心。

 

身為Pam的律師,你慎重地欲於買賣契約中插入一條規定:要求Lucio將他為人喜愛的餐廳特色及品管標準集結起來,使之文字化,將其傳授與Pam,並停留一段期間協助執行。然而,你應了解,假使你嘗試這麼做,你將得不到任何朋友,這其中包括Lucio、他的律師,甚至你的委任人Pam,理由如下:

 

Lucio將會拒絕承擔前述義務,因他並不期望結束營業後,這個事業的存在會為他帶來利益。他在此交易中所認知的利益僅限於獲取交易金額,在那之後只希望即刻離開這個城鎮。

 

Lucio的律師在下列因素下,亦不會想讓他的委任人承擔任何此類義務。首先,不能要求委任人去對他沒有承諾的契約上義務負責。是故,此方律師傾向於相信如其委任人須負擔,則義務愈少愈好。在此案中,律師傾向將被給予特定推力,因Lucio持續履行品管義務將枘鑿於他明確欲忘記這項事業及他不愉快的家族往事,以及迅速前往大溪地之計畫。第二,將這間餐廳最受人景仰的特色、及Lucio品管標準成文化及傳授,並且協助買方執行,對Lucio來說相當耗時且費工,故他的律師想為其客戶省卻。第三,Lucio亦不適合從事此項工作,因為長年來餐廳的特色及品管標準均出自於他的靈感直覺,看得出他不習慣進行組織並將複雜的想法付諸文字。的確,Lucio如果知道傳授餐廳最珍貴的特色給Pam具有重要法律上意義,勢必大吃一驚,使他驚覺,原來他從事者竟可以被稱作「品質管控」,且該項特色之持續存在為Pam的購買行為提供完整價值這件事上,亦具有法律上的必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