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月號     (238)

DEEP & FAR

 

 

法院拒絕核准谷歌的書籍協議()

by Gottlieb Rackman & Reisman, P.C.

 

 

潘養源 專利二組副主任

中正理工學院電機系

政治大學企業管理碩士

美國密西根大學工業及作業工程碩士/博士候選人

 

 

兩方於2008年達成了一初步協議,而後在2009年修訂成為其目前的形式。和解協議修訂版授權谷歌除了別的以外:(1)繼續數位化書籍、(2)向一電子書籍資料庫銷售預購、「(3)銷售線上存取個別的書籍、及(4)在書籍的頁次上銷售廣告。該協議條款將僅適用於印刷書籍之外,且將不會授與谷歌任何排他的權利。基本上,谷歌將不會被授與仍可從出版者獲得的書籍的任何權利,而著作權的所有權人仍可被允許就其著作授權給第三人。該協議進一步創造一「圖書權利登記組織」,其將收取谷歌利潤的一定百分比,以及分配該百分比給著作權的所有權人。

該集體的一些成員不但選擇退出該協議,且對該協議提出異議。例如微軟以及法國政府等實體亦提出異議。這些異議包括:適當的集體訴訟程序以及保護並未適當的滿足;該協議的司法准許將違反就著作權法國會的憲法授權;由該協議授予谷歌的權利將有效的就數位書籍給予谷歌一獨佔而違反了Sherman法案;該協議未就谷歌將控制的大量的私人資訊提供適當的保護;以及該協議將違反有關著作權的國際條約。

經審慎考量事實以及主要的法律標準,法官Chin同意異議者。法官Chin判定一實質問題為敵對的利益存在於磋商該協議的各方以及該集體的某些特定成員間,最顯著的是「孤兒著作」的所有權人(亦即,被著作權法所保護的著作,而其所有權人不易被找到或辨識)。此外,法官Chin判定基於至少三個理由,批准該協議已超過了法院的權限。第一,該協議組成了一個高瞻遠矚的商業約定,超過了原來的法律訴訟的範圍。第二,該協議將有效地廢止由國會授予的-只有國會才可以廢止的排他權。以及,第三,該協議將產生原非在一集體訴訟的協議中去處理的國際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