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1)

DEEP & FAR

 

 

漫談現實生活中應有的法感(一○○)

 

洪順玉 律師

.高雄大學電機學士

.東吳大學法律學學士

.輔仁大學法律學碩士

.律師高考及格

 

 

之前數罪併罰於刑法中之體系定位,其可分犯罪行為論、法律效果論及雙重行為論,本期接續:

對於複數構成要件實現的競合問題,究竟應如何正確加以定位,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由於刑成競合關係的事實結構,本具有複數構成要件實現存在,因而,容易使人誤認競合問題乃決定罪數的問題,而將其定位在犯罪行為論之中。事實上,競合論所及者,並非關注複數構成要件「是否(Ob)」具體存在的問題,而是以複數構成要件均確實存立為前提條件,進一步檢討「如何(Wie)」處理該複數構成要件所存在的可罰性關係。如將競合論定位在犯罪行為論中,則競合問題必將淪為罪數或行為數判斷的問題,由此所發展之處理原則,亦應是決定罪數或行為數的標準,即使能將罪數或行為數明確加以區分,仍然遺留下一個可罰性確認的問題,如何對於此等罪數或行為數確認其法律效果呢?根本上並不能從此種定位關係中,得到解決。畢竟對於單一構成要件該當的情況,法律效果的認定,僅需從規範所定之法定刑中求得,然如係複數規範同時存在的情況下,罪數或行為數的認為,並不能提供一個確認法律效果範疇的明確標準。因而,競合論定位在犯罪行為論中,並不貼切。再者,吾人並不能以競合結構中,具有複數構成要件存在,即認為其係構成要件實現的問題,相反地,複數構成要件的實現,僅係競合問題成立的根本前提而已,也就是犯罪行為論所處理的問題,基本上僅作為競合論定位的前提而已,尚不能認為其即為競合論之本體。因此,將競合論定位在犯罪行為論中,乃是前提與本體之混淆。

下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