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1)

DEEP & FAR

 

 

法院判決突顯出查核僱傭合約之

智慧財產條款的需求

 

高志維 專利工程師

.交通大學電機工程學士

.美國雪城大學電機碩士

 

 

在上訴中,聯邦巡迴上訴法院認為羅氏公司的抗辯應被視為一種積極抗辯,而不是一種反訴,因此其並非已過時效。該法院因此根據適用協議分析由史丹福與鯨魚公司從Holodniy處所獲得的權益。

該法院認定在「著作權與專利協議」的文字中-「同意讓渡」-所呈現的為「一項僅僅在未來讓渡權益,而不是一種對期待利益的立即轉讓」,以及「Holodniy只同意在未定時間去讓渡其發明權益給史丹福」。相對地,該法院亦認定「訪問者保密協定的文字中之『特此讓渡』反映一種即時將Holodniy的未來發明讓渡給鯨魚公司」,因此「鯨魚公司立即獲得Holodniy之發明的衡平權利」。以此推論,該法院認為即使 Holodniy簽訂「著作權與專利協議」乃在訪問者保密協定」之前,Holodniy已經將其權益有效讓與給鯨魚公司,而並無任何權益可提供給史丹福。

在判定Holodniy已經將其權益有效讓與給鯨魚公司,而僅僅承諾願意將其讓與給史丹福,該上訴法院駁回該地方法院。該上訴法院判定史丹福因為未能建立對系爭專利的所有權,因此其缺乏尋求它的專利侵害主張之立足點。

該史丹福案例顯示謹慎地就智慧財權應予讓渡之僱傭協議中選擇適當的合同條款之重要性。如果協議中載明該僱員「同意讓渡」,而不是也同時載明該僱員「特此讓渡」他或她的權益給雇主,則雇主所有的是一種「同意協議」,而非對未來權益的立即讓與。雇主們應該對此議題銘記在心中,並仔細地審視他們的僱傭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