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1)

DEEP & FAR

 

 

29年的沉默終於來到Bilski案的結束

 

黃郁靜 專利二組副主任

•陽明大學物理治療系

•陽明大學生物藥學所

 

 

    Bilski v. Kappos在美國最高法院的口頭辯論發生在2009119。在當代歷史

中,或許沒有最高法院的案件曾經吸引如此全國性且國際性的注意。雖Bilski專注在原

本植基於1793專利法案的35 U.S.C.§101下可專利標的的解釋,以下仍呈現兩個將由最

高法院處理的問題,包括:

      (1)是否聯邦巡迴法院在決定可專利性標的時因使用機械或轉換標準 (machine or

transformation test)而犯錯?

      (2) 機械或轉換標準是否預防許多商業方法的專利保護,而因此與專利保護

行或從事商業的方法之立法意旨相矛盾?

    Bernard Bilski與美國專利商標局(USPTO)之間的冗長訴訟之後,最高法院在2009
61核准了調審令(certiorari)Bilski關於在日用品交易中處理危機的商業方法專利
被拒絕獲准。總共向最高法院提出了66篇的法院之友意見書(amicus brief)。66篇意見
書不只對最高法院的任何專利案件為數最多,而且這也將Bilski推至最高法院任何案件
的前五名。在1998年,聯邦巡迴法院判決State Street Bank v. Signature Financial Group
案,認為如果電腦實施的方法以及 商業方法涉及某些操作應用且 產生有用、明確且
實際的結果 該方法在35 U.S.C.§101下視為可專利。Bilski的請求項被發現不可專利
State Street Bank已於20081030以一百三十二頁的聯邦巡迴法院的全院法官
會審(en banc)判決被聯邦巡迴法院駁回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