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1)

DEEP & FAR

 

 

美國商標法
Lanham Trademark Act of 1946
實施後第五十六年
作者:David J. KeraTheodore H. Davis, Jr.

 

柯維佳 程序一組副主任

. 政治大學法律學系

 

 

 

 

第二部分  多方當事人的案件

B. 商標訴願暨上訴委員會

6. 通用性

a. 商標不通用

商標實務細則不要求調查期間結束之前,實際為文件之提出。被告及時送達的對原告提出要求文件的書面答辯,並在審判之前提出回應文件以供查閱。如果原告調查結束之前為便後續調查或其證詞期間開始之前,已經要求更多的查閱文件的時間,原告有責任提出尋求這些日期延期的聲請。

    被告除去在原告答辯狀中所提出的一些事實主張的請求遭到駁回。通常商標訴願暨上訴委員會的實務一般不會除去答辯或部分答辯。

7. 程序事項

a. 未提出請求而駁回

    異議根據商標法(Lanham Act)法定條文被駁回,因為未能根據Fed. R. Civ. P12(b)(6).270陳明可准予救濟的主張。異議聲稱,申請人已承認其在美國海關總署有不正行為,因其聲稱而通知海關總署,LEXUS手錶零件交寄在巴西之異議人,且運經佛羅里達州邁阿密,並附帶一個偽造的美國註冊的商標圖樣(雖然申請人自己並未擁有手錶商標的註冊登記)。異議人辯稱,商標訴願暨上訴委員會應行使衡平的權力和權威,駁回申請人對手錶的LEXUS商標註冊。申請人聲請因未能陳明准予救濟的主張而駁回異議來代替答辯。

    為了抵禦因未能陳明主張而駁回的聲請,如果能被證明,答辯只需要聲明,將確立原告有權尋求救濟之事實,也就是原告已具維護訴訟適格和否定註冊的適當理由。商標訴願暨上訴委員會認定,異議人適格,其已辯明其在訴訟結果上的真實利益,因為申請商標的結果,異議人已經歷了被美國海關總署非法扣押的形式損害,與潛在的LEXUS商標的商品沒收;以及該申請案的任何商標註冊可以為美國海關總署合法扣押異議人商品的基礎。異議人充分宣稱,這不是一個單純的干涉,而是真正的訴訟利益與合理確信損害的基礎。異議人無法提出否認申請人登記的正當理由。異議人基於商標法§18在異議通知中辯稱的事實未能陳明主張。商標法§18可以尋求聲稱的含糊不清商品描述的限制或考慮何種個人或實體有資格為註冊商標的主張。在異議人的答辯中,商標訴願暨上訴委員會沒有看到任何§18的適當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