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1)

DEEP & FAR

 

持續之良好商譽:

如何確保商標優先權

不會因商業買賣受到破壞

BY Neal R. Platt.

 

藍含青 法務專員

    台北大學財經法律學系

 

 

只要該商標係與商譽共同出售,在許多圍繞著買方及第三者之讓與履約後之商標爭議中,買受人通常有權去依賴出賣人的優先權。[1]在實際情況下,買受人在任何時候之商標權會凌駕於那些與出賣人採用商標後採用混淆地相似之商標之衝突第三者。

 

B、概括讓與之效力

不包括商譽之商標買賣(亦即概括讓與)會對截至締約時賣方既得的商標優先權造成無法挽回之傷害。在概括讓與之後,每當買受人與第三者發生締約後之商標爭訟,買受人將發現自己無法依賴出賣人對該商標之優先權。反而被貶抑至需依賴締約後,因自身使用該商標所產生之優先權。換句話說,只要存在被禁止的概括讓與情形,買受人之商標權即無法凌駕於那些搶先於締約前採用該商標之第三人,甚至買受人之權利也可能輸給該第三人。即便該由賣方既有商標優先權之無法挽回損害看起來像是強加在當事人身上之嚴厲懲罰,這種現象仍應以晦暗角度視之。為公眾贊同之優良商譽係源自於賣方品管執行有方。概括讓與之學說試著確保公眾之認同無法被金錢收買,除非買受人在購買該商標後,表示準備延續出賣人之品管標準。若買受人並不準備投注最小限度之心力於維繫出賣人之品管,則概括讓與的學說將只會剝奪買受人某些其未準備取得之所有權。以此觀之,對出賣人優先權之破壞將與當事人違法行為及自然法律效果之明確併同延伸。不論該結果有何優點,維護消費者之利益不被欺騙方係被視為最重要的事。

 

 

 



[1] (“通常,商標讓與案及其附隨商譽會授權受讓人 繼承該讓與人並取得原屬於讓與人之完整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