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7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3)

DEEP & FAR

 

 

智慧財產訴訟改變的面貌(十四)
 

 

鍾國誠 專利一組副主任

•台北工專工業工程學科

•台灣大學應力研究學所碩士

•台灣大學應力研究學所博士

 

 

透明以及與機構內法律顧問的開放持續溝通對於有效率的、成本有效的訴訟和電子儲存資訊的產生是關鍵的。民事訴訟程序的聯邦規則以及大多數的州地方法律和規則,現在需要訴訟法律顧問非常早在訴訟上討論與電子儲存資訊相關的爭論點。請看Fed. R. Civ. P. 16(b) and 26(f) (2010)。因此,在任何訴訟變成合理地可能之前,客戶公司系統的工作知識是絕對重要的。但是,現今由任何公司所建立和維護的電子儲存資訊的卷量在理解客戶公司的電子儲存資訊系統中為法律顧問建立許多挑戰。

例如,員工們在他們日常商業活動的正常表現中使用或建立某種文件。這樣的文件包含Word文件、試算表和其它使用者建立的文件。任何給定文件的多個草稿和版本被例行地儲存在公司的網路、多個員工的膝上型電腦、家用電腦、黑苺機、快閃裝置、和任何數量的其它儲存位置,以及每個那些主動系統的備份。電子儲存資訊的每個版本有理由地可以是唯一文件和可發現的。

潛在地較勢不可擋的是在任何給定公司中所建立的大量電子郵件。的確,在電子郵件(e-mail)中的“e”能夠容易地代表指數(exponential)。一些來源估計:每人每天所傳送和所接收的公司電子郵件的平均數目是在80135封之間,或更多。(請參考Radicati Group, Email Survey, Palo Alto (2007); Radicata Group Survey, Email Archiving Market Search Report (2004-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