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3)

DEEP & FAR

 

 

聯邦巡迴法院在全院聯席判決中
提高不正當行為(Inequitable Conduct
的證明標準

 

吳怡珊 專利一組副主任

•台灣大學園藝學系

•台灣大學植物科學所碩士

 

 

聯邦巡迴法院再次闡明,法院不能從重要性去推斷意圖。法院仍可從間接及情況證據來推斷意圖,因為騙人意圖的直接證據很罕見,但是確切意圖必須是能夠從該證據導出的單一最合理推斷,當有多個可以被導出的合理推斷時,則不能判定意圖欺瞞。專利權所有人無須出示任何善意說明,除非被控侵權者利用明確且具說服力的證據先證明一定程度的意圖欺瞞。

此外,聯邦巡迴法院提出新的若非重要性標準並否決PTO定義於37 C.F.R. §1.56中的重要性標準。聯邦巡迴法院主張在決定若PTO早已知悉該未揭露先前技術,PTO是否會核准該請求項時,地方法院必須在優勢證據標準下評估可專利性。法院更注意到,如果透過明確且具說服力的證據判定一個參考文件可使專利的請求項無效,則該參考文件必定是重要的。然而,即使地方法院基於一篇蓄意隱瞞的參考文件而沒有使一請求項無效,如果其在PTO的不同證據標準下阻擋了專利的核准,該參考文件可能仍是重要的

聯邦巡迴法院亦承認存在對於若非重要性有限制的惡質行為例外,以說明不正當行為的積極行動,例如但不限於在申請期間提交一份明顯地虛假宣誓書。法院確認惡質行為例外為重要性標準提供獲得特殊情況證據的足夠彈性。(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