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3)

DEEP & FAR

 

 

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
(續上回)

 

朱珮柔 專利一組副主任

      台灣大學農化系

      台灣大學微生物與生化學研究所

 

 

雖然法令並未強制規定,該法院主張「這些例外已定義該法規的可及範圍而作為追溯過去150年來的法定先例內容」Id. (引用Le Roy v. Tatham, 55 U.S. (14 How.) 156, 174-75 (1853))以及『這些例外所涵蓋的概念為「全人類知識寶庫的部分為全人類所共享以及不為任何人所專有」』Id. (引用Funk Bros. Seed Co. v. Kalo Inoculant Co., 333 U.S. 127, 130 (1948)); 亦見Benson, 409 U.S. at 67 (「自然現象、雖剛發現、心智過程、以及抽象心智概念為不具可專利性的,因其並非科學與技術作品的基礎工具。」)

最高法院亦建立:雖自然法則、自然現象、或抽象概念不可專利,「對一已知的結構或程序而應用一自然法則或數學公式應值得專利保護。」Bilski, 130 S. Ct. at 3230 (引用Diehr, 450 U.S. at 188) 在做此決定時,該法院已清楚釋明須考慮申請專利範圍的全部;「將申請專利範圍分為舊與新的元件以及忽略舊元件在分析中的存在是不適當的。」Id. (引用Diehr, 450 U.S. at 188)然而,科學法則無法以限制其用途為一特別的技術環境,或加入無關緊要的後續動作而成為可專利的。Diehr, 450 U.S. at 191-92.

按照該最高法院對Bilski的判決,在此案中的專利適格性取決於是否Prometheus聲稱的申請專利範圍在訴求一種自然現象,而如BensonFlook所述,該專利權將完全地先佔其用途,或者如Diehr所述,是否該申請專利範圍僅在訴求一種現象的特定應用。Bilski, 130 S. Ct. at 3230.我們最後決定為屬於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