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4)

DEEP & FAR

 

 

產品製程請求項之解讀方式-

(Fed. Cir.2007-1400) ()

 

陳榮福 專利代理人

•中國醫藥學院藥學系學士

•日本福岡大學生藥學所碩士

•陽明大學醫學藥理所博士

 

 

然而於此案例,包括審查歷史與優先申請案 JP ’199 之內部證據其餘部分,亦明示限縮 ’507 專利到結晶A之明確企圖,有如說明書以及專利範圍第1項中七個PXRD 波峰所定義者。

 

最初,維吉尼亞州東區地方法院考慮將JP ’199 視為提出’507 專利申請案時,發明人已認知其間之相關客觀證據。而於美國專利申請案之國外對應申請案之審查過程中所為陳述,則有較美國請求項解釋狹窄之應用 ([1])。於’507 專利本身之審查歷史,JP ’199申請案係為其之一部分,事實上,’507專利主張以JP ’199 申請案作為優先權,而且,審判法院於外國審查過程,並未仰賴輝瑞公司律師提出之論辯或修訂,有如於輝瑞公司一案者然,而僅諮詢外國優先權申請案之內容。JP ’199 申請案強烈暗示 ’507 專利故意排除結晶 B 化合物。如上所述JP ’199 申請案明確地表明Abbott,已知且能描述結晶 A 和結晶BAbbott可保留結晶B 之披露,以支持更廣泛之’507 專利範圍,但卻單獨披露且請求結晶 A

 

此外,’507 專利之審查歷史顯示一個清晰且故意拒絕超出結晶A專利範圍之含義。發明人中之Takao Takaya 依照’334 專利實施例14 16之習知技術製備樣品,以及本申請案之結晶A樣品,提出宣誓聲稱結晶A 比從’334 專利製備之樣品更穩定。另一位化學分析家Yoshihiko Okamato,確證此證據([2])。除此等宣誓外,申請人明確地限縮其發明為結晶A:此發明所請求化合物之製備晶型方法,並非該發明之核心。

 

  



[1]. Pfizer Inc. v. Ranbaxy Labs. Ltd., 457 F.3d 1284, 1290 (Fed. Cir. 2006),

[2] J.A.5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