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月號     (244)

DEEP & FAR

 

 

 
MAS-HAMILTON V. LaGARD-7

 

岳勝龍 專利工程師

•輔仁大學食品營養學系

•陽明大學生物化學所碩士

•政治大學生物科技管理學程

•台灣大學法律學系

 

 

對於第112條第6項限制的字義侵害,事實發現者(fact-finder)必須判斷該被指控的裝置是否執行記載於手段功能子句之相同功能。見Pennwalt, 833 F.2d at 934, 4 USPQ2d at 1739 (認為若是該相同功能未被執行,字義侵害係非可能)。若是該相同功能被執行,事實發現者接著必須判斷該被指控的裝置是否利用如說明書中所述的相同結構或材料、或其均等物。見Cybor, 138 F.3d at 1467, 46 USPQ2d at 1184

在均等論下的侵權認定要求事實發現者判斷在被指控的裝置之特定元件,與記載於請求項中及描述於說明書中之相應手段結構的被指稱的請求項的限制之間的結構差異是否非實質。見Warner-Jenkinson Co. v. Hilton Davis Chem. Co., 520 U.S. 17, ----, 117 S.Ct. 1040, 1046, 137 L.Ed.2d 146 (1997);同見Cybor, 138 F.3d at 1467, 46 USPQ2d at 1184 (討論法定均等物及均等論的個別起源)。判斷實質差異是否存在的一個方法,係應用Graver Tank案的功能/方法/結果分析(function-way-result analysis, 三部測試),如Warner-Jenkinson案所支持。見Warner-Jenkinson, 520 U.S. at ----, 117 S.Ct. at 1054Graver Tank & Mfg. Co. v. Linde Air Prods. Co., 339 U.S. 605, 70 S.Ct. 854, 94 L.Ed. 1097 (1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