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月號     (244)

DEEP & FAR

 

 

在商標局的程序中詐欺很難被證明()

by Gottlieb Rackman & Reisman, P.C.

 

 

潘養源 專利二組副主任

中正理工學院電機系

政治大學企業管理碩士

美國密西根大學工業及作業工程碩士/博士候選人

 

 

該商標上訴與審理委員會(TTAB)認為申請人在誓言之下,所陳述之「該樣品中所顯示的該標誌最少是溯自該商標之提申日即使用於商品」是不正確的。然而,在聯邦法院關於Bose公司判決中,一方尋求證明詐欺,必須藉由出示清晰且具說服力的證據,即另一方故意地做出錯誤的陳述以意圖欺騙商標局。此外,詐欺指控的真正性質須其被完全地證實,而無任何推測、推理或臆測的空間。在此,即使申請人的陳述皆是錯誤與重要性的,TTAB卻不願認為異議人已藉清晰且有說服力的證據完全證明欺騙。因為紀錄不能建立「Bristol故意地做出錯誤的陳述,而具有故意的企圖要欺騙商標局」(反而是其具有一坦率的誤解,即其活動是合法的),異議人的詐欺主張被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