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4)

DEEP & FAR

 

 

美國商標法
Lanham Trademark Act of 1946
實施後第五十三年
作者:David J. KeraTheodore H. Davis, Jr.

 

吳巧玲 程序一組副主任

.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學士

 

 

 

 

在適用杜邦因素(Du Pont factors)程序時,若存在,商標的知名度扮演著顯著性的角色。著名商標享有一較寬廣的法律保護範圍。而異議人商標的知名度毫無疑問地被證實。而TTAB則錯在未能賦予FRITO-LAY商標的知名度的權重。TTAB判定FRITO-LAY的知名度頂多擴及至最近才使用的商標的產品上,而破壞了保護著名商標的合法基準,因為著名商標在公眾心中比弱勢商標更容易被記住及聯想故被賦予較多的保護。當異議人商標是一個強大著名商標,其事實絕不可能只是一樁小事。該推論同等適用於使用在彼此沒有貼切相關的產品上的商標間,因為一商標的知名度亦可影響消費者於選購這些產品時將產生混淆的可能性。依法而論知名度不能排除其他杜邦因素,但在評價混淆之虞時,知名度需要被完全地評量。異議人商標的知名度與當事人產品的關聯性是屬於不同的因素而需要分別被探討。

TTAB亦錯在未能衡量同時製造及販售寵物及人類食品的幾個大型公司的證據。該等證據關於一疑問,即是否消費者將可能認為Frito-Lay生產、贊助或者授權其商標用於寵物零食產品。即使該等商品彼此間於種類上不相關,但它們可能在消費大眾心中對於商品來源相關。這些關係的認知將對於混淆之虞的分析至關重要。

易生衝動消費的低價位產品提高了混淆之虞的風險,因為該等產品的購買者被認為有較少的注意標準。商品不同的事實,不必然產生,在匆忙、無經濟壓力的交易情況下,消費者也許不會對產品來源產生混淆的結論。(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