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4)

DEEP & FAR

 

「商標報導」作為一刺激因素 ()

 

王紫潔 法務專員

    東吳大學法律學系

 

1.      引言

原著:Jerre B. Swann

「商標報導」(TMR)之關鍵貢獻係在一篇文章常能更刺激新想法。我第一次遭遇如此景象起因於我的第一次在「商標報導」的有意義投稿偶然並列如下文章,其一是69 TMR 357(1979)“雙重功能性商標之有效:依據消費者了解而不是消費者使用的通用性(genericism)測試”,其二是丹尼爾麥克盧爾之1978 Ladas獎的獲獎“商標和不公平競爭:法律思想之重要歷史”[69 TMR 305(1979)]

 

那時我對於蘭哈姆法(Lanham)之了解係有限的,我在法學院中並未修習商標課程和不熟練於從日常實務建立專業知識之實行。我是一名訴訟律師,在我曾經爭訟過之領域,我了解很多與之相關之法律,但其他就了解甚少。

 

另一方面,麥克盧爾之文章從所有權人信標,(像是牛的名牌),到團體/責任之信標(用來實行團體的獨占和辨別四處遊歷的工匠),到來源信標,到品質信標,追尋出商標市場進化史。他簡約地描繪出哈佛(反品牌)和芝加哥(擁品牌)學校想法上之不同。

 

  我立即體認到我對信標認識之不足,並不是因我欠缺商標法之知識;更加根本的是:我對商標一概不知。而麥克盧爾文章接近中段結尾處:儘管兩個學校戰爭未解決,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接近於尋求讓FORMICA宣告為通用該反品牌的力量正在進行(1)

 

1Sidney Diamond, The Next 100 Years-What Will It be Like in 2078 AD; 68TMR622 (1978)(先前再版於第69-80),在麥克盧爾之文章前一年,悼惜困擾著商標的法律和經濟問題:例如強制授權廣告被控訴產生不合理的品牌偏好。廣告亦被控訴增加必定轉嫁於消費者的商品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