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4)

DEEP & FAR

 

持續之良好商譽:

如何確保商標優先權不會因

商業買賣受到破壞

BY Neal R. Platt.

 

藍含青 法務專員

    台北大學財經法律學系

 

 

曾經,對商譽讓渡之要件普遍被認為因讓渡賣方事業下全部有形資產之所有權而滿足。其後,賣方停止販賣先前使用該商標之商品被普遍公認履行了商譽條件。多數法院判決顯示,沒有任何一個理解存留任何效力。[1]

 

 

 

 



[1] 參見Burgess v. Gilman, 2008 U.S. App. LEXIS 19090, at *4(9th Cir. 2008); Clark & Freeman Corp. v. Heartland Co., 811 F Supp. 137, 140(南紐約地方法院 1993);請另參見 Defiance Button Mach. Co. v. C &C Metal Prods., 759 F.2d 1053, 1059(2d Cir.), cert. denied, 474 U.S. 844(1985)( “商標得在未移轉任何有形資產之情況下有效讓與,只要受讓人持續生產與先前使用該商標之商品相同品質和特質之產品”)(引用Visa, U.S.A., Inc. v. Birmingham Trust Nat’l Bank, 696 F.2d 1371(Fed. Cir. 1982), cert, denied, 464 U.S. 826(1083); Sterling Brewers, Inc. v. Schenley Indus., Inc., 441F. 2d. 675, 680(美國關稅及專利上訴法院1971); Hy-Cross Hatchery, Inc. v. Osborne, 303 F. 2d 947,950 (美國關稅及專利上訴法院 1962)。在國際層級上,保護工業所有權之巴黎公約明確地允許部分(但非必全部)簽署國得譴責未同時移轉商標所屬商業或商譽之商標讓與案件)之可能性 。雖該公約避免定義商業或商譽”(或嘗試辨別兩者差異),很明顯地,簽署國被禁止將商業或商譽讓與的有效性取決於其境外。公約因此要求於定義簽署國要求同時移轉之商業或商譽時,必須尊重國家界線。第六之三條規定如下:

1)       當遵循特定聯盟國家之法律時,商標讓與案僅在同時移轉商標所屬商業或商譽時有效,前述效力應可藉移轉給受讓人存在於該國之商業或商譽部分,以及在該國專屬生產權利並於其內販賣該商標之商品,而得以輕易辨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