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4)

DEEP & FAR

 

 

論國際貨物買賣中貨物所有權之移轉(5)

 

蔡律灋 律師

•臺灣大學法律學士

•臺灣大學法律研究所

 

 

所有權移轉之一般原則

德國法之規定

雙重買賣與所有權移轉之關係

如前所述,德國法嚴格區分負擔行為及處分行為。買賣契約為負擔行為,其僅使出賣人負有買賣標的物所有權移轉義務。所有權移轉則為處分行為,其使出賣人履行其依買賣契約所負之買賣標的物所有權移轉義務。因此,動產所有人得就同一動產訂立數個買賣契約,而該等契約均為有效。基於分離原則,動產所有人於訂立該等契約後,仍享有動產所有權。

惟如出賣人履行其中一個買賣契約,將動產所有權移轉於該買賣契約之買受人,則其他買賣契約將陷於給付不能,出賣人即應對於其他買賣契約之買受人負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責任(德國民法第280條第1項及第3項、第283)。出賣人無論係履行何一買賣契約,均無不同,買賣契約訂立之先後並不重要。

 

所有權之善意取得

在特定情形下,即使動產所有權之讓與人並非動產所有人,亦未經動產所有人授權其處分動產(德國民法第185),善意受讓人仍取得動產所有權。此即所謂善意取得排除「任何人不得將大於自己所享有之權利讓與他人」(nemo plus iuris ad alium transferre potest quam ipse habet)原則之適用,而排除該原則之適用,則必須具有特殊理由。任何人占有動產,即推定其享有動產所有權(德國民法第1006),故善意受讓人可以信賴動產之占有人同時為其所有人。此外,受讓人在進行交易前,通常無法或難以確認財產關係。因此,依德國民法第932條之規定,在特定情形下,善意受讓人之利益優先於真正所有人之利益。善意取得制度雖會剝奪真正所有人之權利,但其可保障交易安全,故仍為妥善之制度。善意取得之要件包括:

1.  物權合意

    動產所有權之讓與人與受讓人應有讓與合意,亦即其合意將動產所有權由讓與人移轉於受讓人。

2.  交付

德國民法第932條規定:「I.依第929條之規定為動產所有權之讓與者,該動產即使非讓與人所有,除受讓人於依該條之規定,應取得動產所有權時,非為善意外,受讓人仍取得動產所有權。但於第929條但書之情形,僅於受讓人係自讓與人取得動產之占有時,始適用本項規定。 II.受讓人明知或因重大過失而不知該動產非讓與人所有者,即非為善意。」

依德國民法第932條第1項本文之規定,動產所有權之讓與人應將動產交付於受讓人。此於現實交付之情形固無問題,惟於使用其他交付方式之情形,是否仍適用善意取得制度,即有疑問。以下分述之。

(1)   簡易交付

    依德國民法第932條第1項但書之規定,在簡易交付之情形,受讓人於所有權移轉前,應係自讓與人取得動產之占有,始得主張善意取得。

(2)   占有改定

    德國民法第933條規定:「依第930條之規定為動產所有權之讓與者,該動產即使非讓與人所有,於讓與人將該動產現實交付於受讓人時,受讓人即取得動產所有權。但受讓人於現實交付時,非為善意者,不在此限。」

依德國民法第933條之規定,在占有改定之情形,受讓人在讓與人將動產現實交付於自己前,不得主張善意取得。其應在讓與人將動產現實交付於自己後,始得主張善意取得。

(3)   讓與占有本權或指示占有

 德國民法第934條規定:「依第931條之規定為動產所有權之讓與者,該動產即使非讓與人所有,如讓與人為該動產之間接占有人,則於讓與人將其對於第三人之物之交付或返還請求權讓與受讓人時,受讓人即取得動產所有權。如讓與人非該動產之間接占有人,則於受讓人自第三人取得該動產之占有時,受讓人即取得動產所有權。但受讓人於受讓物之交付或返還請求權或取得占有時,非為善意者,不在此限。」

依德國民法第934條之規定,在讓與占有本權或指示占有之情形,可分為兩種善意取得之方式。如讓與人原本即間接占有動產,則於其讓與占有本權或為指示占有後,受讓人即得主張善意取得。如讓與人原本並未間接占有動產,則於其讓與占有本權或為指示占有後,受讓人尚不得主張善意取得。受讓人應於第三人將動產現實交付於自己後,始得主張善意取得。

3.  善意

  善意為善意取得之前提。依德國民法第932條第2項之規定,受讓人如明知或因重大過失而不知讓與人非動產所有人,即為惡意,而不能主張善意取得。在德國民法下,受讓人必須信賴讓與人有動產所有權。惟在德國商法(Handelsgesetzbuch, HGB)下,受讓人如係自商人在其營業範圍內受讓動產,則受讓人僅須信賴該商人有動產之處分權,即得主張善意取得。德國商法第366條第1項即規定:「商人在其營業範圍內出賣或出質非其所有之動產者,即使買受人或受質人之善意僅及於信賴出賣人或出質人有為真正所有人處分該動產之權利,仍適用民法為自無處分權人取得權利之人之利益而設之規定。」

德國民法第935條規定:「I.動產為盜贓物、遺失物或其他所有人非因自己之意思而喪失占有之物者,其受讓人不得依第932條至第934條之規定取得動產所有權。所有人僅為間接占有人,而直接占有人非因自己之意思而喪失該動產之占有者,亦同。 II.前項規定於金錢或無記名證券,或由公開拍賣或依第979條第1a項之規定所進行之拍賣所取得之物,不適用之。」

依德國民法第935條第1項之規定,在動產為盜贓物或遺失物之情形,不適用善意取得制度。蓋此時動產所有人係非因自己之意思而喪失占有,如使其負擔喪失所有權之危險,並不公平。惟依德國民法第935條第2項之規定,同條第1項之規定並不適用於金錢、無記名證券及公開拍賣之物[1]

 

對於運送人或承欖運送人之訴權與所有權之關係

德國商法第421條第1項規定:「於貨物到達交付地點後,受貨人已履行基於運送契約所生之義務者,得請求運送人交付貨物。貨物有滅失、毀損或遲延交付者,受貨人得以自己之名義行使基於運送契約所生之權利,託運人亦得行使之。受貨人或託運人係為自己之利益或他人之利益而行使基於運送契約所生之權利,在所不問。」

依德國商法第421條第1項之規定,託運人及受貨人均得對於運送人提起損害賠償之訴。託運人得為自己或受貨人提起損害賠償之訴,受貨人亦得為自己或託運人提起損害賠償之訴。託運人或受貨人為他方向運送人請求損害賠償,此即係所謂之第三人損害賠償(Drittschadensliquidation)

德國商法第461條規定:「I.承欖運送人對於由其保管之貨物所生之滅失或毀損,應負損害賠償責任。第426條、第427條、第429條、第430條、第431條第1項、第2項及第4項、第432條、第434條至第436條之規定於本項之情形準用之。 II.承欖運送人對於非由其保管之貨物所生之滅失或毀損,僅於其違反依第454條所負之義務時,始應負損害賠償責任。損害不能以商人通常之注意而避免者,承欖運送人不負損害賠償責任。 III.託運人之行為或貨物之特別瑕疵為損害發生之共同原因者,承欖運送人之損害賠償責任及其範圍應依該等事由對於損害之影響程度定之。」

就承欖運送人之契約責任而言,承欖運送人如作為運送人,則在一般情形下,承攬運送契約之委託人(此時相當於運送契約之託運人)得對於承欖運送人提起損害賠償之訴(德國商法第461),而有受領貨物權利之第三人(此時相當於運送契約之受貨人)是否得對於承欖運送人提起損害賠償之訴,即有疑問。惟法院通常均認為該第三人具有對於承欖運送人提起損害賠償之訴之原告適格(Aktivlegitimation)。此時法院係基於「第三人利益契約」(Vertrag zugunsten Dritter)或「第三人利益默示收取權」(stillschweigende Einzugsermächtigung zugunsten Dritter)之理論。在海上運送之情形,對於運送人之訴權與貨物處置權有關。託運人在運送人將貨物交付於受貨人前,或在其將提單交付於受貨人前,仍享有貨物處置權,此時仍由其享有對於運送人之訴權。惟在運送人將貨物交付於受貨人後,或在其將提單交付於受貨人後,貨物處置權即移轉於受貨人,此時即由受貨人享有對於運送人之訴權。上述各種情形均與所有權之問題無直接關係。惟如託運人或受貨人係基於侵權行為或所有人與占有人關係(Eigentümer-Besitzer-Verhältnis)而對於運送人或承欖運送人提起訴訟,則所有權之問題即相當重要[2]

 

 

  



[1] Id. at 210-212.

[2] Id. at 219-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