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5)

DEEP & FAR

 

 

美國商標法
Lanham Trademark Act of 1946
實施後第五十六年
作者:David J. KeraTheodore H. Davis, Jr.

 

柯維佳 程序一組副主任

. 政治大學法律學系

 

 

 

 

第二部分  多方當事人的案件

B. 商標訴願暨上訴委員會

7. 程序事項

c. 簡易判決和拒絕准予修正異議的聲請

在灌木領域國際公司和灌木的案件中,商標訴願暨上訴委員會作出了一系列的裁決。商標訴願暨上訴委員會寬鬆地在程序的任何階段准許修正答辯之請求,當正義如此要求時,除非擬議的修正將違反確定的法律或對對造權利不利。任何因發現之可能結束而可能存在的不利,可藉發現期間重置而避免。

鑑於當事人異議人的延遲提交修改之聲請是情有可原的,之間的民事訴訟,在異議人方對申請人發現請求之任何未應答,在判斷擬議的修正異議通知應被允許與否是沒有說服力。異議人修正異議通知的請求被拒絕,因為尋求增加新的主張的合法性不足,而擬議的修正乃徒勞。懈怠和默認是主動的防禦,但不是反對商標註冊的理由。放棄的答辯在合法性不夠的,因為它未能包括該商標已經失去了作為申請人商品來源辨識能力的任何主張。不需要維護商標權利的排他性來避免放棄的認定。只要至少有一些買家繼續以該註冊商標來辨視所有者,它就不能說:所有者的行為已使註冊商標失去了意義。導致商標所有人權利喪失而禁止由於該使用者可得利用確認防禦之作為,與導致作為商標而得以對抗任何人使用的保護所有權利喪失之作為,二者之間是有區別的。唯當所有權利保護消失時,才有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