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月號     (245)

DEEP & FAR

 

你的想法之一個評決?

什麼一個被控訴的商標侵權者的意圖

在混淆可能性分析中毫無地位?

Thomas L. Casagrande

 

吳晉晞 法務專員

    中正大學法律學所

 

 

 

 

意圖如何成為混誤認之虞調查之一部分?

    意圖於混淆誤認之虞疑義之目前角色可能被視為現代版商標侵權、普通法前身中要件色的一個殘跡。再論不公平競爭(第三版)(The Restatement (Third) of Unfair Competition) 及其評註者認為美國商標法來於英國普通法詐欺之訴因。詐欺意乃可歸責之所附麗。於1837年,第一美國法院採納此訴因,並如同過去逐其依於英國普通法之發展,早期美國普通法亦相似地要求意圖證據以歸責詐欺。吾人已知,於早期美國商標法發展中所決定子,其強調被告行為的性質,而非原告於因為被告行為對原告商財產權利所造成傷害之本質。

然而,於19世紀後半葉,法院開始對原告的權利的本質賦予較大的關注,而非被告行為的道德性。於此一時期,亦即美國商標法發展的形式主義者時期-兩種截然不同的訴因發展出來。第一個為所謂不公平競爭或者仿襲,此與普通法對於詐欺之訴因密切相關,且其基本上與非技術上商標(因為他們不被認為有足夠顯著性)之稱號所造成混淆之宣稱有關。這些包括姓名、地理、其他描述性的稱呼,以及商品包裝。第二個行為態樣為商標侵權,且其訴因限於技術的商標,亦即奇異或者任意的標章。然而,此兩者均與被主張可能混淆或詐欺顧客之稱呼之使用有關。[1]

 

 

 

 

 

 

 

 



[1] 錯誤的本質存於將一製造商或出賣人之商品為他人商品販賣。此必要要素在商標案例係相同於不伴隨商標侵權的不公平競爭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