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5)

DEEP & FAR

 

 

論國際貨物買賣中貨物所有權之移轉(6)

 

蔡律灋 律師

•臺灣大學法律學士

•臺灣大學法律研究所

 

 

第二章  所有權移轉之一般原則

日本法之規定

概述

日本私法係以19世紀晚期之立法為基礎,其受法國民法及德國民法之影響深遠。日本民法(民法)有關於各種契約法及物權法議題之一般規定。日本商法(商法)則有關於特定商事交易之特別規定。如買賣、運送及倉庫等。雖然日本民法及日本商法均迭經修正,但其均維持既有之架構。

日本亦加入多項國際公約。日本於200871加入CISG,該公約並於200981對於日本發生效力。海牙規則(Hague Rules)、威士比規則(Visby Rules)及特別提款權議定書(SDR Protocol)適用於國際海上貨物運送。國際航空運送統一若干規則公約(華沙公約)則適用於國際航空物運送。惟該等公約僅規範契約法層面之問題,而並未直接涉及物權法層面之問題,包括貨物之所有權。

 

所有權移轉之準據法

日本法律適用通則法(法の適用に関すゐ通則法)規定有各種解決法律衝突之規則,並據以確定具體案件所應適用之法律。

日本法律適用通則法第7條規定:「關於法律行為之要件及效力,應依當事人於行為時所選定國家之法律。」依本條之規定,買賣契約之要件及效力應適用當事人所選定之法律,亦即適用當事人意思自主原則。

日本法律適用通則法第8條規定:「I.當事人未依前條之規定為選定者,關於法律行為之要件及效力,應依行為時與該行為之關係最密切國家之法律。 II.前項之情形,僅當事人之一方負擔為該法律行為特徵之義務者,推定該當事人之住所地法(其營業所與該行為有關者,為該營業所地法。其有二個以上營業所與該行為有關,且該二個以上營業所之所在地不同者,為其主營業所地法)與該行為之關係最密切。 III.第一項之情形,法律行為之標的為不動產者,推定該不動產之所在地法與該行為之關係最密切,不適用前項規定。」

依本條第1項之規定,買賣契約之當事人如未選定應適用之法律,則應適用買賣契約訂立時,與該買賣契約之關係最密切之法律。依本條第2項之規定,在買賣契約之情形,出賣人負有買賣標的物所有權移轉義務及買賣標的物交付義務,而該等義務為買賣契約之特徵,故應推定出賣人之住所地法與該行為之關係最密切。

在國際貨物買賣中,契約中通常會訂定準據法條款,該條款原則上具有拘束力。惟關於準據法之約定,日本法設有契約自由原則之限制。例如,日本法律適用通則法第11條及第12條有關於消費者契約及勞動契約之特別規定。同法第42條則有關於「公序良俗原則」(ordre public)之規定。

關於所有權移轉準據法之選定,應嚴格區分契約法層面之問題及物權法層面之問題。雖然在日本法下,所有權移轉通常係基於契約(如買賣契約)而發生,但所有權移轉之要件為何,仍屬於物權法層面之問題。

日本法律適用通則法第13條規定:「I.關於動產及不動產物權及其他任何應登記之權利,應依該財產之所在地法。 II.關於前項權利之取得或喪失,應依其原因事實完成時,該財產之所在地法,不適用前項規定。」

例如,A有一輛汽車,B於該輛汽車在X國時,已依X國法之規定,對於該輛汽車取得擔保物權。其後A於該輛汽車在Y國時,依Y國法之規定,將該輛汽車之所有權移轉於C,並將其交付於C。其後該輛汽車又因C之債權人D聲請強制執行而被查封。B則對於D主張其已取得該輛汽車之擔保物權。此時B於該輛汽車在X國時,已依X國法之規定,對於該輛汽車取得擔保物權,故即使該輛汽車之所在地其後變更為Y國,而依Y國法之規定,B尚未對於該輛汽車取得擔保物權,依日本法律適用通則法第13條第2項之規定,仍應認為B對於該輛汽車有擔保物權。惟關於擔保物權之內容(如擔保物權人有優先受償權),依日本法律適用通則法第13條第1項之規定,仍應適用該輛汽車之所在地法,亦即Y國法。故B得對於D主張其已取得該輛汽車之擔保物權,惟擔保物權之內容則應依Y國法之規定。

所謂「財產之所在地」往往難以確定。在貨物由一國運送至另一國之情形,本條規定之適用將產生疑義。通說見解認為,應以貨物之目的地為貨物之所在地,故貨物之目的地法即為貨物之所在地法。惟如貨物在運送途中被盜或被提領,則不再以目的地為貨物之所在地。此時應以貨物實際上之所在地為貨物之所在地,而適用貨物實際上所在地之法律[1]

 

所有權移轉之要件

物權具有絕對效力,得對抗任何人,債權則僅具有相對效力,僅得對抗債務人。所有權即為典型之物權。日本民法第176條規定:「物權之設定及移轉僅依當事人之意思表示而發生效力。」其並未規定意思表示之形式要件。當事人間如已有口頭合意,即得發生所有權移轉之效力。當事人得自由約定所有權移轉之時點及條件。依日本民法第176條之規定,當事人間僅須訂立契約,即可移轉所有權,而不須為其他行為,此與部分國家(如德國)之立法有所不同。例如,當事人間訂有買賣契約,而該買賣契約包含所有權移轉之意思表示,則於買賣契約訂立時,所有權即移轉於買受人。

因此,如買賣契約明確訂定所有權移轉之時點及條件,則所有權於該時點或該條件成就時移轉。反之,如買賣契約並未訂定所有權移轉之時點及條件,則法院應依據契約之內容探求當事人之意思。其可能為買賣標的物交付時、價金支付時或其他時點,法院之認定並無一定標準。

雖然買賣標的物所有權之移轉僅須當事人間有合意即可,不須具備其他要件,但在出賣人將買賣標的物交付於買受人前,買受人之地位並不安定,其可能因各種事由而喪失其所有權。在出賣人將買賣標的物交付於買受人後,買受人即可對於第三人主張其已取得買賣標的物之所有權,其地位並優先於出賣人或其他對於買賣標的物有擔保利益之人。其詳如下述。

 

所有權移轉之對抗要件

日本民法第178條規定:「動產物權之讓與,非將該動產交付,不得以之對抗第三人。」依本條之規定,當事人間如僅有動產所有權移轉之意思表示,而並未將該動產交付,仍不得以之對抗第三人,亦即不得對於第三人主張動產所有權已移轉。動產之交付係動產所有權移轉之公示方法,故以其為動產所有權移轉之對抗要件。

在雙重買賣之情形,先後訂立之買賣契約均為有效。惟如出賣人履行其中一個買賣契約,將動產交付於該買賣契約之買受人,則該買受人將優先於其他買受人,亦即該買受人得對於其他買受人主張取得動產所有權,而其他買受人不得對於該買受人主張取得動產所有權。此時其他買賣契約將陷於給付不能,出賣人即應對於其他買賣契約之買受人負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責任。例如,A先將一幅畫賣給B,在交付前,又將該幅畫賣給C,其後並將該幅畫交付於C。此時C得對於B主張取得該幅畫之所有權,B則得向A請求損害賠償。

又在出賣人將動產交付於買受人前,該動產因出賣人之債權人聲請強制執行而被查封,此時該動產之所有權即使已移轉於買受人,買受人亦不得以之對抗該債權人,亦即該債權人之查封將優先於買受人之所有權。例如,A將一部機器賣給B,買賣契約訂定所有權於81移轉於BA應於91將該機器交付於BB並應同時支付價金。惟於815,該機器因A之債權人C聲請強制執行而被查封。此時B雖已取得該機器之所有權,但不得以之對抗C,亦即不得對於C主張其已取得該機器之所有權。又在出賣人已破產,而破產管理人對於為買賣標的物之動產有所主張時亦同。

 

  



[1] Id. at 273-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