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1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7)

DEEP & FAR

 

 

歐洲專利法(之三)

 

施威志 專利工程師

· 義守大學電子工程系

· 義守大學電子工程所

 

 

就不變的實務規定而言,申請者僅只一次的機會來回覆一負面書面意見,然而從許多往常前例的經驗顯示,其顯然不足以讓審查委員能適切地仔細思量申請者所提出的答辨和/或修訂之回覆。

 

基於歐洲專利局(European Patent Office, EPO)之發佈及新程序附隨說明,當申請者要提出第二書面意見回覆時,而在提出適切答復以回覆第一負面意見之後,則似乎最恰當的方式,係靜候第二書面意見及提出電話諮詢請求。如此一來,申請者可充分地獲取所有給定的選擇。

 

總之,新的程序應有助於提高正面的國際初步審查報告(International Preliminary Examination Report, IPER),這樣一來,對其要進入國家階段的專利合作條約(patent cooperation treaty, PCT),將很有助益。

 

【以揭露實施例為基礎權利放棄聲明之可允許性的擴大上訴委員會

歐洲專利局(EPO)擴大上訴委員會近來於2010625日的案例T 1068/07針對以下問題作了一個裁決:假若當申請案的實質內容被揭露作為發明的實施例其,權利放棄聲明有侵犯了歐洲專利局(EPO)123(2)的條款嗎?

 

案例T 1068/07係關於對特定的催化活性DNA分子之申請案,該分子主要由特定的第一及第二結合區所定義。申請人就請求項1提出權利放棄聲明中對應被揭露為發明實施例的實質內容提出權利放棄聲明。權利放棄聲明已被加入請求項,其係為了區別屬於如同所請求發明領域之習知技術文件。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