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月號 道 法 法 訊 (249)

DEEP & FAR

 

 

美國法關於在網路空間
無形使用他人商標之發展

 

 李可榕 法務專員

.東吳大學法律學系

 

 

(接續)

 

法院主張,可能/會混淆最初的利益,並因此,依Brookfield一案的原理原則,以Playboy的商標作為不可見的關鍵字使用而轉換了與Playboy的交易一事是侵權的。法院並未分析搜尋引擎操作者是否直接侵權或間接侵權的責任理論,但主張至少有一個或另一個,並因此,Playboy一案得以進行。

Playboy一案最重要的觀點是Marsha Berzon法官 (Brookfield一案表示意見,認為Brookfield案恐為錯誤判決或被太過擴張適用而可能「有一天,若非現在,需要由全體法官再次重新考慮。」) 的協同意見。Berzon法官的協同意見是首次聚焦在「准許商標無形使用時,消費者受益原則」之法律見解。她能同意多數法官意見,因為爭議中的標題廣告使人混淆或未具體說明誰才是廣告宣傳者,而僅僅邀請使用者「按此」。然而,她表示下列意見:

「如同本案適用的,Brookfield一案可能暗示,『即使』標題廣告已清楚標示(由廣告者或搜尋引擎標示),可能也會違反Lanham法案……如此一來,Brookfield案中對標籤(metatag)使用的見解會擴張初始利益混淆之範圍,而從一方初始即混淆的情形擴張到一方從未混淆的情形。」

Berzon法官繼續註記,「藉由使消費者認為他/她正拜訪商標權人的網頁而劫持消費者到另一個網頁」與「清楚知道有選擇下,僅使潛在消費者轉移注意力到另一個選擇」之間有重大不同。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