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月號 道 法 法 訊 (252)

DEEP & FAR

 

 

美國最高法院簡要說明 
Mayo Collaborative Service, DBA Mayo 
Medical Laboratories, et al. v.
 Prometheus Laboratories Inc.

 

吳怡珊 專利一組副主任

· 台灣大學園藝學系

· 台灣大學植物科學研究所

 

 

向那些發現了自然法則的人們酬予專利也許會鼓勵他們的發現。但是因為這些法則和原則都是“科學和技術工作的基礎工具”id., at 67,因此如果授予約束其使用的專利,將有抑制未來的創新的危險,其在以下狀況為一種嚴重的危險,即當一已核准專利方法只是“應用自然法則”的概括性指導時,或者相較於其基礎發現所能合理享有的,而妨礙更多未來的發明。系爭專利的請求項就牽涉到這一考量。告知一位醫生去測量代謝物的位準,並鑑於請求項所描述的關聯性來考慮測量結果,該些請求項約束了醫生的後續治療決定,而不管他是否鑑於他使用該關聯性得到的推斷來改變他的用藥劑量。同時,這些請求項威脅要抑制更多改進的治療建議的發展,而這些治療建議結合了Prometheus專利中的關聯性和其後的發明。這加強了以下結論:雖消除了任何背離判例法慣例的引誘,系爭方法不是專利適格的。

(c) 還有一些支持Prometheus立場(即由於該方法通過機械或轉換測試法,所以該方法是專利適格的)的評論,但這些並不會導致不同的結論。這些評論認為:由於請求項體現的特定自然法則是狹窄且特定的,因此該專利應當得到支持;法院不應該以第101條使這些專利無效,因為專利法中其他專利有效性要件會排除專利範圍過大的專利;以及拒絕此專利範圍的法律原則會阻卻對於發現新的自然診斷法則的投資。Pp. 19-24. 628 F. 3d 1347, reversed.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