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月號 道 法 法 訊 (252)

DEEP & FAR

 

 

美國商標法
Lanham Trademark Act of 1946
實施後第五十三年
作者:David J. KeraTheodore H. Davis, Jr.

 

吳巧玲 程序一組副主任

.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學士

 

 

 

 

根據雙方當事人契約,異議人的證詞由宣誓組成,其中Boswell女士宣稱她是擁有一個孩子以及兩個孫子的非裔美國成年女性,而另一位Clement先生則是擁有四個孩子以及七個孫子的白人成年男性。兩位口供人皆認為他們相信其將會因申請人的商標註冊而遭到損害。異議人們在可靠性通知中,從七本字典以及十本雜誌筆錄tail文字的定義。

在提呈辯駁證詞期間,異議人們提交俚語字典做為定義的第二次可靠性通知。在申請人的反駁中,此份證據因應作為異議人主訴之一部份提出,而被排除在外。雖然TTAB依其裁量可就字典定做成的司法通知,然在此案中,其婉拒如此為之。此舉將對於申請人是不公平的,當申請人無機會對此提出申辯,反讓異議人可以將字典定義做為其辯駁證詞的一部分,如此一來將使TTAB不適宜考量異議人未以適當方式作為紀錄。

TTAB去考量的唯一理由,乃是否申請人商標包含可能貶低人們、習俗、信仰、民族符號,或者帶有輕蔑的詞語或者由該類詞語所組成。

第一個問題是,是否異議人方有其立場。作為一個由非裔美國女性組成的團體之一員,Boswell釋明其在程序之地位,並宣稱,此商標具有輕視她或使其地位或名譽受損。然而,在由Clement先生所屬團體所提出的異議申請理由書中,並未提及到使用於成人娛樂雜誌的系爭商標之使用將輕視、蔑視或使白人男性受到侮辱。原告 Clement先生之主張本身並未決定性地確立其立場。如果受到質疑,被指稱而建立其立場的事實,乃被告Clement案之一部份,而必須一肯定被證實。疑問的是,作為異議人,是否Clement先生已經證明立場。TTAB僅檢視Clement之評估,即他如何有如異議書所述述受到侵害,及所提出為支持之證據。然Clement在異議書中,並未提出任何證據以支持其主張。在理由說明中,唯一關於其權益的主張是,如果在多數與少數社群之間的關係惡化下,其將遭受不利益,但是並沒有提出證據以支持該主張。關於在異議書中提出當事人而非異議人可能受到損害的指控,並非妥適,亦未受到審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