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月號 道 法 法 訊 (254)

DEEP & FAR

 

 

 

漫談現實生活中應有的法感(一一三)

 

洪順玉 律師

.高雄應用科技大學電機學士

.東吳大學法律學學士

.輔仁大學法律學碩士

.律師高考及格

 

 

狹義數罪併罰之事後併合即事後競合情形的發生,係源自於獨立之數罪往往不限於一裁判,而時有數裁判存在之情況。蓋對犯罪之發現有先後,若於裁判時即已發現,自就具體的情況判斷,是否成立實質競合,而可依第50條之規定,並按第51條所定者,形成整體刑。但如裁判後,始行發覺之罪,或因犯罪案件繫屬不同,且未為刑事訴訟法第6條合併審判之裁定,或業已判決確定者,於處理上亦需特別注意。由於競合論所處理者,係一行為人犯數罪之情況,因刑罰客體僅有一人,故而,如對其因不同裁判所據科刑之整體刑,以併合處罰之獨立運作方式,分別作執行刑之宣告,然後合併執行,則將又走回羅馬法累罰(qout crimina, tot poenae)的老路。所以,對此種情況仍須對於原本已經存在的法律效果,做一整體的考量,我國刑法第5253條的規定,即是為此而設。依第52條之規定,未處斷之罪,仍須以另一新的裁判處理之。此時乃形成二裁判,且有二已宣告之執行刑,此二裁判所宣告之刑(本質上已為執行刑),而依第53條之規定形成另一整體刑,再自事後整體刑的形成(nachträgige Bildung der Gesamtstrafe),定出一最終之執行刑。由於此階段之整體刑,係自原始整體刑(primäre Gesamtstrafe)輾轉演化而生,故稱之為次級整體刑(sekundäre Gesamtstrafe)。

行為人所犯之數罪間,是否符合刑法第50條之規定,只有在所有的有罪判決均告確定後,才有正確判斷的可能。不論採用何種立法例,均無法避免因訴訟程序進行之遲緩,造成前裁判作成後,甚至執行完畢後,始發現「其他合於數罪併罰規定之犯罪」之情形。或因如此,於各國之立法上,大多均承認於事後(原科刑裁判後)亦有競合規定之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