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月號 道 法 法 訊 (254)

DEEP & FAR

 

 

抽象概念的簡短歷史(待續)
 
由:Randal K. Whitehead
 

 

王聖婷 專利工程師

•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

•成功大學工程科學所

 

 
抽象來講,一個原理是一個基礎真理;一個原始的理由;一個動機;這些都不能被專利,
因為沒有人可以主張它們的排他權
 
-Le Roy v. Tatham (美國最高法院, 1852)
 
即使有Bilski v. Kappos的判決,發明人跟執業者似乎並未更進一步瞭解如何將可專利程序
從抽象概念中分離出來。美國最高法院無異議地同意BilskiWarsaw所提出的專利申請
範圍僅為「抽象概念」且因此不可專利,但是美國最高法院提供極少的指導以決定哪些概
念是抽象的,而哪些概念是可專利的。
人們己經早就明白自然定律、物理現象以及抽象概念在美國為不可專利的。這個可以回溯
19世紀中葉的判例法被證實。
舉例來說:
l                                                       Le Roy v. Tatham (1852) (以上引述)
l                                                       O’Reilly v. Morse (1853)
l                                                       Funk Seed Co. v. Kalo Co. (1948)
l                                                       Gottschalk v. Benson (1973)
l                                                       Parker v. Flook (1978)
l                                                       Diamond v. Diehr (1981)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