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月號 道 法 法 訊 (254)

DEEP & FAR

 

 

在時尚工業的授權()
 

 

王紫潔 法務專員

. 東吳大學法律學系

 

 

在西元1990年代末期,一個授權的反衝出現了。當Valentino尋求減少授權收益之比率,從60%至10%,Christian Dior宣布計劃減少授權從300至「少數」(handful)[1]。在西元1999年,當品牌Bill Blass尋求買主,無人有興趣,據報導是因該品牌被發現過度授權。Prada的總裁,Patrizio Bertelli,當時註釋:「僅依賴於權利金之公司不能被流通,因金融市場知道他們不能控制他們的資產」。當Tommy Hilfiger公司買回他的牛仔褲授權,華爾街股市獎勵該公司,使其股價在一天之內漲了18%。

 

雖然時尚公司逐漸察知過度授權之危險性,但在2000年以前,授權卻成為現代時尚產業的基石。大型時尚企業集團,像是Jones服裝集團和Liz Claiborne公司從,授權獲得超過他們數十億美金收入的一半以上的收益。作為被授權者而有卓越技能之公司開始在特定的產品類別嶄露頭腳,值得注意的有Warnaco集團和VF公司的內衣,雅詩蘭黛的美容產品,及Luxxotica的眼鏡。

 

雖然較大之授權者已認知去平衡他們的授權組合,亦即每當他們有足夠能力去承擔時就給予新授權及買回授權,然而在過去之15年間,新進入者持續在授權領域中充斥。如此,Gucci公司以17千萬美元之代價買回其眼鏡授權[2];及在西元2006年寶拉.拉爾夫.勞倫公司(Polo Ralph Lauren)從瓊斯服飾[3](Jones Apparel)355百萬美元買回其原有之牛仔褲之營業權;同時,Vera Wang,著名新娘禮服之設計師,透過簽署許多授權合約成功地擴展在她核心事業範圍之外之事業,該授權包含與聯合利華公司(Unilever)之一新授權部門所簽訂之香水授權合約,女士授權之決定據報導是基於她某種認知之基礎上,即在婚禮上她已經建立了一個領導品牌,但卻沒有服飾可賣給一般人,因為一般人買不起4000美元的婚紗禮服。王說:“我知道我不能夠自力地提供資金予一切事物,我沒有這樣的基礎設施,也沒有經濟能力,授權是一種方法可使我的生意獲利”[4]

待續…                      

 

  



[1] 西元200074國際先驅論壇報Suzy Menkes所著之「授權將死:時尚店收緊的品牌控制」。

[2] 哈佛商業校刊案例 9-701-037Gucci北美集團,西元2001年。

[3] Polo公司以355百萬美元取得牛仔褲之營業權,參見西元2006124每日交易報(The Daily Deal)中,可在www.thedeal.com網站中參見該數據(西元2010710最後一次造訪該網站)

[4] 哈佛商業校刊,如上述註解,在第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