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6月號 道 法 法 訊 (254)

DEEP & FAR

 

 

衡量商標侵權之利益

 

楊怡玲 法務專員

.東海大學法律學系學士

 

 

Dennis S. CorgillFordham法律評論,第65期,頁1909-8419974(來自:Fordham大學法律學院,紐約州10023-7477紐約州,紐約,第62西街140號)。

在商標侵權訴訟中,商標持有人能夠藉由侵權人獲利的核算而取回侵權人的利益,這是基於三個理由:賠償,遏止和不當得利。

本文提出在商標侵權案件中,以判決給付侵權人於侵權期間所獲得利潤作為損害賠償方法之實務之一綜合歷史和評論。作者基於產品的生命週期,另外提出了一種新穎的計算方法,而非拘束於(1)從侵權事件被告實際獲得利潤或(2)侵權期間有限時間的窗口。

筆者提出僅基於侵權人利潤的存在或不存在之損害賠償方法不充分符合賠償,遏止和不當得利的傳統損害賠償的理由。他認為,計算利潤未能反映侵權人的全部利益範圍,或商標所有者的損害衡量。

為了精確衡量原告的損失或者侵權人的不當得利,作者促請法院承認,即使未獲得利潤的侵權人亦可能受有利益(即,藉由減少在未侵權的情況下所可能遭受的損失)。即使侵權人未實現利潤,原告仍可能遭受其商譽和自己產品銷售的可衡量損害。作者主張,損害和利益延伸至侵權結束時間點後。由於侵權人對商標所有人聲譽的搭便車(free ride)行為,侵權人的商譽獲得提升。當侵權產品名稱改變,這種不公平的提升仍附隨於侵權人的產品而並未結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