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月號 道 法 法 訊 (256)

DEEP & FAR

 

 

 

漫談現實生活中應有的法感(一一五)

 

洪順玉 律師

.高雄應用科技大學電機學士

.東吳大學法律學學士

.輔仁大學法律學碩士

.律師高考及格

 

 

日本刑法在併合處罰的問題上,採取與德國刑法不同的規範模式。日本刑法第45條:「未經確定判決之數罪為併合罪。如判處監禁以上刑罰之罪,已經判決確定,僅該罪和其判決確定前所犯之罪為併合罪。」之規定,與我國刑法第50條之規定相同,乃以「判決確定前之數罪」為併合罪之範圍。惟與我國刑法不同者,其乃以「是否同時接受裁判」作為不同法律效果之區分標準。簡單來說,如果併合之數罪係於同一訴訟程序中接受裁判,即於「其最重之罪所定刑罪之最高刑期加其半數」之範圍內為其應處刑之依據;惟若併合之數罪未於同一訴訟程序中接受裁判而出現二以上之裁判時,即將各個判決所確定之刑罰合併執行,以案例一之事實而言,依日本刑法的規定,只要合併執行甲乙二罪之宣告刑即可。換言之,緃然出現事後併罰之狀態,即無須如我國刑法第52條:「數罪併罰,於裁判確定後,發覺未經裁判之餘罪者,就餘罪處斷。」與第53條「數罪併罰,有二裁判以上者,依第51條之規定,定其應執行之刑。」之規定,另定應執行刑,而係合併執行各個刑罰。

韓國刑法就事後併罰亦未設有限制規定,依其刑法第37條:「以尚未判決確定的數罪,或已確定判決之罪和該確定判決前所犯的罪,為競合犯。」、第38條第1項:「在競合犯同時加以判決時,須依如下處罰之。(第1款)倘該罪所定之刑中,最重罪為死刑或無期懲役或無期禁錮(無期徒刑)時,應依最重罪處罰。(第2款)倘在對各罪所定的刑種,為除了死刑或無期懲役或無期禁錮以下的同種刑時,應加重該罪所定的最重罪中最長期刑或最高額罰金之二分之一。但不可超過將對各罪所定的刑期中最長期刑或最高額罰金加以合算之刑期或額度,但科料與科料、沒收與沒收得加以併科。(第3款)倘對各罪所定的刑種,為除了無期懲役或無期禁錮以下的不同刑種時,應併科之。」與第39條:「(第1項)競合犯中有未受裁判者,須對該罪宣告刑罰。(第2項)倘依前項規定而有數個判斷時,須依前條的規定加以執行。(第3項)受競合犯之判決宣告者,倘競合犯中某種罪被赦免或免除其刑時,須對另外的犯罪定刑罰。(第4項)依前三項之規定執行時,須合計已執行之刑期。」數罪併罰在處理上,與我國刑法的規定相當類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