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月號 道 法 法 訊 (256)

DEEP & FAR

 

 

依據歐洲專利公約(EPC)之條款53(b)

生產植物或動物“基本生物學方法

被排除可專利性(續)

劉偉德 專利工程師

.國立台灣大學電機工程研究所

 

上述案例可以因此成為有關於如何草擬有關使用基本生物學方法的方法和物品的請求項的一個例子,而這些基本生物學方法被排除可專利性,然而所請求的方法、物品和用途並不是。

然而,在“蕃茄案”被擴大上訴委員會(EBA)發回至技術上訴委員會(TBA)以進行深入審查後,所發生的事件便使得情況更加複雜。為了遵守擴大上訴委員會(EBA)的裁決,專利權人刪除了所有訴求育種方法的請求項。剩餘的請求項有關於由特定的表型特徵所定義的蕃茄果實。異議人堅持基於歐洲專利公約之第53(b)條,這些請求項亦不得獲准,這是因為這些請求項包括了傳統育種步驟下的物品,而且因此妨礙育種人執行基於G 1/08而排除具可專利性的方法。

因此,異議人提出了進一步未被G 1/08所決定的法律議題。令人驚訝的是,TBA採信異議人的論點,並且再度對EBA提交以下法律問題:

1.關於歐洲專利公約第53(b)條之中之排除生産植物之基本生物學方法將會對涉及植物或植物性材料,例如水果一類的物品請求項的獲准有著負面影響嗎?

2.尤其是即使在申請日期時,在專利申請案中所揭露的生產植物的基本生物學步驟是唯一可用於產生請求標的的方法,一個涉及植物或植物性材料而除植物品種外的請求項可以獲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