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月號 道 法 法 訊 (256)

DEEP & FAR

 

你的想法之一個評決?

什麼一個被控訴的商標侵權者的意圖

在混淆可能性分析中毫無地位?

Thomas L. Casagrande

 

吳晉晞 法務專員

    中正大學法律所

 

 

原告僅證明此些盒子極為相似,及混淆誤認很有可能引起;要不是被告意圖欺騙之證據及因此去確保原告之消費者,我們應該很難認為在此於原因階段介入為合理。我們不必說是否意圖總是為此種訴因之必定要素;它可能原本是在聯邦法院裡。但當它出現時,我們認為它有個重要的程序結果;有意抄襲其已存在於領域競爭者商裝之後使用者必須至少證明他的努力已經是微不足道的。外觀上,法院將視他如此揭露的意見如同專家一般,並且將不假設它是錯誤的。[1]

 

 

 

 

 

 

 

 

 



[1] 在此有兩個概念:實質假設,即意圖混淆誤認之某人將會混淆誤認,及程序假設,一旦此意圖被證實,其製造了讓被告必須爬出的大洞。關於此假設,許多法院似乎取信無引用任何支持證據之假設。請見Nat’l Ass’n Blue Shield Plans v. United Bankers Life Ins. Co., 362 F.2d 374, 377-378 (5th Cir. 1966) (假如他帶有自他人商譽去得利益之意圖而採用商標,然而,他的意圖可能得以證實混淆誤認是可能之推論。因為他過去和現在親密關切市場中未來顧客的實際反映,他顯示於爭論之前的判斷是具有高度說服力的。他的否認(他的舉止將達成其所意欲的結果)通常無足輕重)Eli Lilly & Co. v. Natural Answers, Inc., 233 F.3d 456, 465 (7th Cir. 2000)(某人積極追求目標之事實,大為增加目標達成之可能性)Little Caesar Enters., Inc. v. Pizza Caesar, Inc., 834 F.2d 568, 572 (6th Cir. 1987)(一個意圖去欺騙消費者的被告認為至少有個他能從先使用者轉來商業利益之可能性,並且被告應該至少和事實的審判者一樣知道關於混淆誤認之可能性)Wesson v. Galef, 286 F. 621, 625 (S.D.N.Y. 1922) (Hand, J.)(我們習慣提及這種有意的省略為詐欺,而事實上早期的案子認為詐欺為一個案子裡的必然。無論其他合法結果詐欺可能存在,至少它免除當事人釋明抄襲者是成功需求而受傷的。他可能把它當成自己的信念,並且假設,假如他認為一些消費者可能相當大意以至於無法注意有識別性的商標,他是對的嗎?)Coffin於本書前揭註17289(意圖去詐欺於被告之部分,一旦被證實,是相當於一個承認,他所採取的手段是有可能去詐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