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3月號 道 法 法 訊 (263)

DEEP & FAR

 

 

 

漫談現實生活中應有的法感(一二二)

 

洪順玉 律師

.高雄應用科技大學電機學士

.東吳大學法律學學士

.輔仁大學法律學碩士

.律師高考及格

 

 

刑罰裁量固然是法官所為之刑罰認定作為,其依循的標準,雖是以法定作為裁量的依據,但法定刑的存在形式,通常是具有一定可資選擇的種類,且各種不同種類的刑罰手段,亦多具有一定的範圍,如何從種類與範圍之中,選擇出一個適當的法律效果,然其並非任意性之抉擇,法官為刑罰裁量時仍需受到制約,亦即,必須有指導之原則存在。基本上,在刑罰裁量的法理中,作為裁量的指導性原則者,不外三個:即罪責、刑罰的目的構想及重複引用禁止。

首先,罪責原則(Schuldprinzip)本係源自罪刑法定原則,而為刑法支配性的指導原則,其作為刑罰認定的基石,亦即「無罪責即無刑罰(nulla poena sine culpa)」之謂。罪責的概念,本屬於多面性的概念,在刑法中所談的罪責原則,通常是指對於可罰性與刑罰發生的節制而言,但這樣的罪責任概念,似乎有所侷限性,蓋從罪責概念的層次來觀察,可以將罪責概念區分為三種不同層次的概念:

第一即罪責理念,所謂「罪責理念(Schuldidee)」者,係指國家發動刑罰權而為刑事制裁時,必須以罪責的存在作為正當性之基礎,倘若沒有罪責之存在,所有刑事制裁的手段,都無法得到正當性之支撐,在這樣的形象下,國家欲對於一定犯罪行為為制裁時,必須先存在有罪責為前提。是以在這樣的理念形象思維下,乃有所謂罪責刑法(Schuldstrafrecht),故而,罪責理念及屬於憲法指導性的概念,一般所稱「nuula poena sine culpa」所指者,即是指罪責理念而言。故而,罪責理念又可視為憲法上的罪責概念。

第二乃刑罰罪責,在罪責理念的指導下,以刑法的法律規範,作為認定行為可罰性,以及確認刑事制裁責任的罪責概念者,乃屬於刑罰形成的罪責概念。而在刑罰形成的前提,包括有不法可罰關係的認定,其認定關係透過法定的方式實現,故刑罰罪責的概念,乃是刑法專屬性的罪責概念,此一概念下,會形成刑罰罪責的基礎者,乃在於刑法所設定的基礎對象,亦即是以行為作為形成刑罰罪責的基礎,故在刑法的罪責概念下,所形成的罪責,乃是「行為罪責(Tatschuld)」,而非行為人罪責(Täterschuld),更不是素行或人格罪責Lebensführungs- od. Charakterschuld。在此罪責概念下,刑罰法律效果的發生,必須是從可罰性的罪責而來,亦即行為不但須成就不法,也必須滿足刑事責任存在的前提,方有刑罰法律效果存在的可能,例如刑法第十六條之規定,因不可避免性之禁止錯誤,而排除刑事責任,或是第十八條第一項、或第十九條第一項因欠缺責任能力,而無法形成刑罰責任,故而屬於不可罰的情況。下一期接續第三點即裁量罪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