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3月號 道 法 法 訊 (263)

DEEP & FAR

 

 

國家和歐盟共存的商標-

OHIM異議程序時,國家標示的有效性(續)

劉偉德 專利工程師

.國立台灣大學電機工程研究所

 

上述所申請的該商標和較早的文字商標“F1之間存在著混淆之虞,並支持異議。

OHIM上訴委員會廢棄了此一判決,並認爲該共通元素“F1”可被理解具描述性的。普通法院同意了該觀點,並聲明由於所申請的該商標的完全不同的佈局,一般民眾不致於將該商標和上述較早的商標 所有人的活動作出連結。

異議者已釋明其歐盟商標(F1標示型態)爲著名商標,然而普通法院認定: 這兩種符號不得被視為近似,因為共通元素“F”和“1”並未被視作區別的元素 ,而且所申請的該商標之中沒有(其他)的元素會提醒一般民眾有關於該F1標示型態。

在其判決中,ECJ聲明:根據判例法, 國際或國內商標的有效性並不會在册一歐盟商標的程序之中構成問題,而僅和 相關會員國的撤銷程序有關。

因此,OHIM無法找到一種用於核駁的絕對理由,比如就國內商標而言,缺乏識別性的特性作為一個符號為描述性或通用的特性描述即等同於否定其具識別性的特性。

雖然OHIM和法院必需檢驗相關民眾理解該較早商標的方式,這種檢驗有其侷限,因認定該較早符號不具識別性的特性將不尊重歐盟和國家商標共存的制度。在一定程度上需要認可該較早國家商標的識別性。

普通法院目前必須評估是否仍然可以認定:在較早商標“F1元素之中,認定發現缺少識別性特性之下,是否仍然可以認定混淆之虞。

 

我們的評論:

由於聲明上述元素“F1(上述較早國家文字商標的唯一元素)是描述性的,而且沒有任何具識別性的特性因而引發該較早文字商標有效性爭議  ECJ 廢棄了普通法庭的判決。這樣一個缺乏國家商標識別性的聲明僅能由一有權的國家法庭在撤銷程序中作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