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5月號 道 法 法 訊 (265)

DEEP & FAR

 

 

 
不正當行為
Exergen判決後活著並建康
至少現在()

 

鍾國誠 專利二組副主任

台北工專工業工程學科

台灣大學應力研究學所碩士

台灣大學應力研究學所博士

 

 

例如,僅僅主張參考文件由申請人的「專利代理人」所隱瞞而未指名特定代理人的抗辯很可能是有短缺的。參見Semiconductor Energy Lab. Co. v. Samsung Elecs. Co., 2010 U.S. Dist LEXIS 556, at *43.44 (W.D. Wis. Jan. 5, 2010)

所述什麼要求已經被認定缺少,其中特別有效的請求項請求項限制沒有被抗辯。參見Power Integrations, 2009 U.S. Dist. LEXIS 118383, at *25。同樣地,如果它僅僅識別參考文件或錯誤陳述,抗辯將很可能無法通過所述何處要件。例如,在引用的所述參考文件是討論許多產品的文章時,僅僅識別所述文章而非所述特定相關產品很可能是不充分的。參見同上;Correct Craft, 2010U.S. Dist LEXIS 13577, at *17

實例似乎是少的(如果有的話),其中抗辯已經無法滿足所述何時元素。最有可能地,在所述抗辯未能指稱:所述行為發生在當申請人對美國專利局有37 C.F.R § 1.56的揭露義務時的期間時,這元素會是無法被滿足。

關於所述如何為何元素,僅僅陳述所述參考文件是實質重要的,而非累加的,將不足夠。參見AMD, 2010 U.S. Dist. LEXIS 24243, at *42.43。例如,詳細地敘述所述參考文件、但僅僅陳述申請人「向美國專利局陳述沒有任何承認的先前技術揭露這些教導」的抗辯,會未能解釋:審查員會如何使用系爭先前技術。參見同上(省略引證及內部引用標示)。

而且,除非所述抗辯建立合理基礎以推論出在申請人或其代理人的部分上欺騙美國專利局的意圖,抗辯將無法通過。參見Exergen, 575 F.3d at 1327